[出轟]My Hero, My Treasure 番外:綠谷出久篇

#r18

#綠谷出久番外篇


當他致電老家的母親,告訴他他要跟小轟訂婚的事情時,那個總叨唸著”兒啊你是不是該娶妻生子了啊?”的母親反應出乎他意料。電話那端母親停頓了半刻,「是嗎?太好了,從今以後有人管你了。」母親的聲音意外的明朗,而且似乎還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

「既然要了人家,就要負責一生喔,絕對不可以做拋下對方先離開的事情,懂了嗎?出久。」接著,像是要把積鬱在多年的話一口氣傾倒出來,母親對著已身為知名英雄的兒子說道:
「雖然大家都告訴我”當兒子成了英雄的時候,他就不再只屬於我這個母親的孩子了”對於你的活躍,身為母親的我感到很驕傲.......但是啊,我還是希望你能夠擁有普通人的生活,擁有普通人的幸福。」
「我曾經想過,你一直拒絕媽媽幫你介紹的對象,是不是想著”英雄的生命是隨時活在旦夕,所以不適合擁有家庭”,但現在你至少願意跟小轟結婚,媽媽就.......放心了。
雖然這樣講有點自私,但是比起有一個受萬人景仰的英雄,但是我還是寧願選一個平凡但可以平安健康的兒子。所以即便不是為了我,也是為了小轟.......你的伴侶也好,請想盡辦法安全的活到能夠退休的年歲吧,不然被獨自丟下的人太可憐了。」


即使是為了你的伴侶也好,請想盡辦法安全的活到能夠退休的年歲吧,不然被獨自丟下的人太可憐了。
(好像可以明白為什麼歐魯麥特一直都是單身的原因了。)綠谷出久一邊解開口罩,一邊走進了櫥窗晶亮的店鋪裡。
還沒來得及開口,售貨小姐就迎了上來,「想要找送給女朋友的戒指嗎?大學生的話這一區的預算會比較符合喔。」「呃,不........」雖然說已經習慣了,但是這時候被當做大學生還是挺窘的。今年28歲的社會人綠谷出久困擾地撓撓臉,有些抱歉地打斷售貨小姐。
「我是來看結婚戒指的。能夠刻上名字嗎?」


求婚的時候太過倉促,連戒指都沒有準備。要是換做其他女孩子......不,即使是換做其他男孩子肯定也會覺得實在太缺乏誠意。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能感動的抱住自己,用哽咽的聲音說我願意的,也只有小轟了吧?
雖然小轟本人不介意任何外在的形式,但峰田那一句“什麼都不用準備就答應了求婚,高中生果然很好騙啊。”雖然知道是無心的,但一瞬間還是有那麼點被激到不爽,於是他向事務所告了幾個鐘頭的假出來訂戒指了。


「這樣就行了,到時候戒指完成的時我們會通知您的。話說先生您今年已經28歲了嗎?真看不出來,一開始我還以為您是大學生呢。」
「啊哈哈......對,我經常被誤認成是學生。」
「戒指上面要刻印的名字您在這邊幫我寫上,然後簽個名。」
「好的。」

“綠谷出久”一筆一畫地在表格上寫下。轟.......不對。出久將"轟"這個字劃去,”綠谷焦凍”。接待人員一看到落款的名字,驚訝地指著他半天說不出話

「你、你、你就是──」「噓。還沒跟媒體發佈消息呢,請別說出去喔。」神祕地眨眨眼,咧開了屬於英雄DEKU的微笑,電得售貨小姐瞬間雙頰飛紅,結結巴巴地點頭。「是、是的,我很榮幸。」臉上還紅暈呼呼。

「戒指完成後直接打電話到事務所留言就可以了,我會親自來取的。」臨走前還不忘給興奮的店員簽了名,龍飛鳳舞的畫下了DUKE,左下角還有歐魯麥特傳人的勝利V標記。


雖然這不是出於個人刻意的結果,但身為英雄deku時的氣勢跟私底下平凡的綠谷出久完全判若兩人,跟經常被認出的爆豪不同,自己是只要脫下英雄裝後就可以立刻混入人群中的平凡典型,雖然偶爾會有陌生人對他說”你長得好像英雄deku啊!”但又會隨即自言自語"不過也就是長得像啦....."。

他們之中最認真的飯田曾經嚴肅地告訴他「即便脫下了英雄裝,也還是不能時時刻刻忘記自己英雄的身分啊──綠谷,你便服的樣子簡直就是我家附近的大學生啊!」而且還是隨處可見的平凡大學生,疑似理工宅的那種!

「啊哈哈......也沒什麼不好啦。」至少下班後很清閒,不會有太多莫名其妙的煩惱,還可以大搖大擺的去排歐魯麥特個人遊戲的特典販售會。
「可是你今年已28了!」
咄咄逼人的口氣跟那說揮起揮落的手臂正是英雄”英格尼姆”飯田天哉的正字標記。不愧是被評為”最會說教的英雄”。

「總比飯田你那個快要40歲的髮線來得好吧」英雄耳機孔走過冷道。「什麼!」「沒錯,我從以前就覺得飯田長相太老氣了。」接話的是她的男友電氣英雄,不過大眾還是愛叫他”皮卡丘”的雷光電霆。
「難怪在女粉絲票選上總是被評為”雖然看起來是個正直的好人,是個可靠的丈夫人選,但是作為對象還是太......無趣了一點?」 「而且還很老派」「嗚噗!」「哇!飯田吐血了。」

同伴們你一句我一句。
「我也有娃娃臉啊,所以我也該跟綠谷一樣先到幼稚園物色一下將來的妻子人選?」
「峰田你那是矮,不是娃娃臉。還有去幼稚園搭訕會在你找到未來妻子前就會先被警察逮捕的。」
「拜託你不要給英雄丟臉好嗎?”現任英雄涉嫌騷擾幼稚園女童遭警方逮捕”光是想到都覺得可恥。」

雖然免不了要被調侃「娶幼妻的爽人。」「跟高中生結婚的人生贏家。」「現代光源氏」但還是給予自己滿滿祝福的老同學們,綠谷出久真心感覺自己是格外幸運的人。


當然,其中最幸運的是.......

「你回來了。」
「我回來了,小轟......啊,不對,要改口叫做"焦凍"了。」綠谷出久(28)緊緊地抱住了他可愛的小妻子。焦凍雖然一如往常沒什麼表情,但也回以擁抱。


無論世人用什麼眼光看他,他們都是彼此的救贖。
他家小轟是個經常木著一張臉做許多貼心事的小可愛......至少試著要貼心。木著臉純粹是因為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雖然在個性上是個出類拔萃的天才,但在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卻又笨拙得像不懂世事的小寶寶。有時候又容易陷入自我糾結,但無論如何,都是他可愛的小轟、他的焦凍、他最珍貴的瑰寶。

綠谷出久對於自己的觀察力十分有自信,即便所有人都看不出來堂堂的轟家小少爺在想些什麼,他也都能從許多小細節察覺出小轟此刻的心情,甚至小小地沉浸在這個只有他知道的喜悅之中。
看著那孩子全然無垢的神情,完全不知道已經被完全看透的樣子。可愛。




耐心地等待了許久,終於迎來了兩人首次結合的夜晚。「請多指教。出久。」看著轟認真的模樣,出久也跟著慌張起來,「我、我也是,初次上路如有不周的地方還請你多包涵!」然後這才想起他這樣根本不像是個年長者的模樣。焦凍忍不住笑了一下,總給人冷冰冰、揣不透他在想些什麼的焦凍居然如冰霜初融一樣地笑了。
不管幾次,如果是為了這個笑靨,他什麼都願意去做。「好久沒見到你笑了。」綠谷出久撫摸著那張端正的臉龐,像捧起珍寶一樣輕輕掬起,萬分珍視地吻了上去。
一開始還是蜻蜓點水,隨著唇吻廝磨越發激情越發深入。忘我地吻著,水珠從剛洗完的髮稍上一滴滴滾落床鋪,情濃深處出久終於忍不住將終於初熟的少年按倒在舖上。


「”前置作業”有乖乖做嗎?」溫柔又和藹的眼神,彷彿詢問今天功課做了沒。但焦凍知道他的意思是什麼,唰地漲紅了臉。紅著臉,他乖巧地點點頭。

所謂的"前置作業"指的就是行房前的擴張。打從兩人心意相通的那一刻起,他就一直渴望跟出久有更深更強烈的接觸,他想要有更多的牽絆,牽絆著兩人不會分開的東西。但是出久一直告訴他「我不想弄傷你。」以此拒絕他,弄得兩人一度冷戰,最後出久明白了小轟渴望自己的心──「好吧,那小轟就要乖乖聽我的話,你每天都要做這些功課,等到你成年的那天,我就跟你結合。」
然後他附在自己耳邊悄悄地說,轟頓時差點沒有轟地一聲燒起來。

──可以做到嗎? 那雙眼睛依舊是那樣溫柔。「可以。」雖然十分羞恥,但想到這是要相愛的條件,也就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寬大的手掌從自己腰線上撫摸而下,出久示意要他翻過身去,然後溫柔地將他把睡褲剝下;這時候焦凍才想起自己身上還是穿著那件......小孩子氣的綠色兔子睡衣。
洗澡的時候滿腦子都是今晚就要跟出久第一次做愛,整個人都有些恍惚,所以出來的時候想都沒想的就穿上了一直以來的睡衣了。
(啊......真是太丟臉了.......)忍不住抱過床邊的綠色兔子deku人偶娃娃,將自己發窘的紅臉藏在裡頭。

殊不知這畫面對出久來說簡直是可愛得無已複加。
即便他家的小轟已經是18歲的成年人了,還會因為太害羞想要用娃娃把臉遮起來 ,但又要從兔耳縫裡面偷看自己──怎麼這麼可愛啊!
可愛得他胯下都一緊,已經要忍耐到極限了

「小轟一直在偷看我,都被我發現了喔.......」
「覺得很害羞嗎?小轟之前不是一直都很想做嗎?怎麼現在就害羞起來了呢?」

甚至還有些惡趣味地說; 之前一直想做的人不是小轟嗎?怎麼現在就在害羞了呢。他撥開人偶兔耳,雙手掬起那孩子的臉:「請好好看著我的臉.......害羞到快要燒起來也沒關係。」
「不過真的要燒的時候請記得通知我就是了。」
「不會的,我絕對不會傷害出久的。」

等待了這麼久,這次他絕對不會再放手了。出久與他十指交扣,從彼此顫抖的指間,再度確認了彼此心意。



很久之後 綠谷出久回想 自己到底是什麼時候喜歡上這孩子的呢?
他想,應該是當時,安德瓦要牽著小轟離開自己時。
年幼的轟告訴含著不甘淚水的自己說「你是我的英雄」
從那刻起,他就默默在心裡發誓要守護這個令人心疼的眼神一生了。


當年無法把小轟留在身邊這件事,對出久的人生產生了深刻的影響;不是說英雄可以拯救所有人嗎?為什麼他連一個七八歲的孩子都救不了。明明知道小轟怨恨那個會傷害他的父親,但是他卻無法把他從裡面拯救出來──我這樣算什麼英雄。

但是年幼的小轟那句話拯救了他:「你是我的英雄」那一句話,讓他有繼續向前的努力。總有一天他可以成為真真正正的英雄,然後把他救出來。


真正的英雄,是很孤寂的。
他們拯救了世人,但卻對親近的人無比殘忍。
所以為此,能夠真正走進內心的人越少越好。
為了保護自己,為了保護所愛的人。

所以當那孩子為了追趕自己,支撐自己,也努力地追了上來。想要並肩跟自己看著一樣的景色時,那份閃耀也讓自己不知不覺淪陷了。
明知道有那樣巨大的年齡差距,還有恆亙在前面恐怕不是那樣美好的未來。
還是不由自主地深深淪陷。

一個人行走的道路實在是太寂寞了,有人相伴何其幸運?

所以他自私地決定了,想要去愛他。






「啊......小轟做得很好......放鬆......」
雖然之前的親熱不乏互相撫摸玩弄,但說到要插入,真真正正的性愛,別說是小轟了,就連他自己也是第一次。
雖然自己也是新手初次上路,但為了不要發生悲劇,從很久之前就翻來覆去地複習了大量的床第知識的綠谷出久。當然是針對男與男。
「.......小轟一害羞話就變得好少。」忍不住要去親吻那雙純淨的面孔。隔著體膚,可以感受到心臟狂跳,體溫急遽升高;小轟是,他也是 。
「我再多加一根手指可以嗎?」多擠入一根後,少年低迷地呻吟了起來,他小小聲地喊著自己的名字,雙眼迷離。綠谷出久感覺手指被緊緊地絞住,又熱又濕。
「這裡好敏感」他用著氣音在少年耳邊呢喃著,緊接著,一陣顫抖從深處傳遞而來。



經過漫長仔細的前戲後,在那雙異色瞳孔的渴望下,綠谷終於拉過他可愛的小嬌妻那雙纖長漂亮的手,放在自己的臉頰上蹭道 。「我可以進來了嗎?」紅著臉,那孩子答應了

「會痛的話……你可以咬我 」

他也是忍耐了很久才對小轟開動,為了不讓初嚐人事的他太過痛苦,出久竭盡所能的做了完全準備,“健康男男性教育指導”不知道翻破了幾本,筆記跟硬盤內的影像資料堆積如山高,就是決心要讓小轟的第一次不要吃太多苦頭,而且.......。出久將躺在床上的小轟雙腿分開,撐開結實白皙的腿根,嘗試性地用頂端抵了抵,確定足夠濕潤後「放鬆,我會讓你舒服的──」
一挺緩進。

而且,他想要看見,他在自己懷裡舒服到哭出來的幸福模樣。




「……這裡,再進來一點,全部都進來。」小轟撫摸著兩人交和處自己的根部,眼神迷離但卻十分堅定。他要出久全部進來。
「會痛的喔。」「不痛…....很…舒服。」斷斷續續地呻吟著,感覺全身都要化了一樣。
「全部都吃進去了呢……」將完全勃起的性器插入溫暖的人體內,出久感嘆著那種彷彿被溫水包覆著的快感,但又看見小轟吃痛地揪緊床單的表情。
「我退出來一些好了,第一次就全部插入果然還是太勉強了。」他是真的捨不得。他們還有大把大把的時間,實在是也不用急於一刻。

沒想到轟一把抓住自己的手腕,甚至還用腿緊緊地扣住了他的腰:「不要,別抽出去…...」執拗得可愛。

「……就這麼喜歡我嗎?」
「喜歡。喜歡到全身都痛了。」出乎意料的坦率告白。
那孩子用著下一秒就要哭出來的表情,顫抖著承受著自己全部入侵的痛楚,堅決果斷地說著。

「那種感覺不是喜歡。這種感覺叫做”愛”──」
那一瞬間,他自己也有要流淚的衝動。

這是他第一次稱呼他的名字,不是稱呼他”小轟”而是”焦凍”。
他在第一次進入的時候,喊了他的名字。
第一次真真正正地將他視為自己的伴侶,而不是那個追逐著他長大的小男孩。
他為了這一刻也等待、忍耐了很久。


「焦凍,我愛你。」

就在那瞬間,幾乎是同一刻,眼淚落下。
真是太狡猾了。
看著那樣因為極度幸福而哭泣的模樣,是人都把持不住的吧?於是他抱著焦凍,肆意妄為地做了。像是要把他揉進自己骨血裡一樣,狂烈而熱切地做了。

「啊,啊啊──」
從一開始的隱忍喘息,到最後誰都把持不住的呻吟喘叫。

──啊,好棒。比想像中的,更加舒服。
似乎有什麼東西一直積蓄著,要滿出來了。
就這樣互相沉溺在彼此的眼底,互相擁抱直至溺死也不分開 。
將腿拉得更開,轟也本能的把腰弓得更高,大限度的來回摩擦著,舒服到眼淚都飆了出來。
──出久…出久!
啊…好深。感覺都要碰到底了
「焦凍…好厲害啊,又軟又熱。」一抽動就不斷淌下,濕溽溽的感覺好棒。

瘋狂搗弄著濕透的小穴,噗嗤噗嗤地流著體液,平時總是安靜的小轟舒服地哭了出來。但是腰還是停不下來狂蹭著他的肉棒,小轟的腰腿訓練得很好,痙攣時夾得讓他幾乎要高潮。
…好色。好可愛。

「焦凍......當時你是從哪裡知道怎麼幫男人口交的?」就在高潮前夕,綠谷出久(28)終於問出口了。
「什、什麼?」被快感逼得迷亂一時難以回神的轟家小少爺。
「就是我受傷你搬來照顧我的那一次啊?」將腰線美好的腰扣得死緊,細密地緩進緩出:「是誰告訴你的?跟我說。」他好介意,介意到不行,究竟是哪個混蛋帶壞他家的孩子的?
「現在、現在......啊.......不是問這個的時候......啊哈......」




「不行.......小轟必須要誠實地告訴我。」
「為什麼不能告訴我呢?」「啊......那邊.....不可以......」「如果不說的話我就會一直碰這裡喔?很有感覺吧?都感覺裡面都變緊了。」高潮即將到來前夕,卻被刻意放慢速度,出久巨大的陽物在自己體內緩慢擦進撩出,甚至還可以感受到上頭突起一跳一跳的青筋,轟感覺自己已經要在崩塌邊緣了。咬著牙,發出了近似啜泣的哭音。

「........」「焦凍......」「.是......是宿舍裡的同學分享的......」然後也會幻想對象是他一邊自主練習。紅著臉,全部一五一十地對自己全盤托出了。


最後的結果,當然是不受控制地大幹了一場。
結結實實地,狠狠地做了一回。
跟一開始的預想完全不同。
狠狠地幹了。


高潮過後轟紅著臉,雙眼空茫,許久說不出話,出久還以為是不是自己做得太超過,連忙很緊張拍拍他的臉才讓他回神過來。


「對、對不起,是我太超過了嗎?哪裡不舒服?」第一次脫離萬年處男身分的綠谷出久(28)手忙腳亂地將他抱起,反覆地確認自己是不是太過失控弄傷了人家。
床單都被做到濕透了。

「不......感覺太好了。所以一時半刻回不過神來。」說著便將臉依偎上了自己的胸膛。
「可以…再來一次嗎?」雖然害羞,但雙腿卻再一次緊緊地盤上了他的腰。
「剛才那樣……不夠……想要,再更多……」紅著臉,他的珍寶悄聲說道。


綠谷出久(28)再度一秒奮起。



看著焦凍精疲力竭後睡去的臉,出久用指尖小心翼翼地碰了碰他。儘管剛才在自己身下如此呻吟哭叫,如今卻仍然純潔得宛如天使般的睡顏。
看著這世界級珍貴的睡顏,綠谷出久決定明天就要來去裝色情守門員(網路監控系統,能自動過濾兒童不宜的網路訊息)。
絲毫不覺得在兩人瘋狂的翻雲覆雨後思考這事情哪裡奇怪的綠谷出久(28),至少他並不覺得在破小轟處的同時,一邊想著要怎樣防堵小轟看色情網站有哪裡矛盾。──畢竟日本法律上成年的年齡是20歲嘛。
現任英雄綠谷出久如此思考。

不過他還忘了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因為做得太過滿足忘了要把求婚戒指拿出來。忘記求婚的綠谷出久先生(28歲)。


一直到隔天醒來的時候才想到他忘記把戒指拿出來了──在內心一陣風中凌亂後,趕快下床去找戒指。昨晚太激情衣服都不知道被踢到哪裡去了,自然更不會知道戒指盒流落何方。


好不容易找著後,綠谷出久慎重地給熟睡的焦凍套上戒指,一邊看著他的睡臉,等待他醒來。

小轟......不,焦凍看見這戒指又會露出什麼表情呢?而待他轉醒後,自己究竟該說些什麼好呢?


最後,他這樣對著剛從晨光中醒來的戀人這樣坦白了。

「.......對不起,我是個自私的男人。我無法承諾我可以活到退休,也無法承諾我可以相伴你一生。」會選擇這個人作為伴侶,是有出自於他某種程度自私的考量。
如果是一般普通人,他絕對不會考慮,因為他打算做的不是公務員般的英雄,而是要殉身的那種殉教者。打從決心成為英雄的那刻起,早就有了粉身碎骨的覺悟。
如果不是走在同條道路上的人,是不能理解,也無法原諒他的──

「──即便如此,你還是願意跟我在一起嗎?英雄焦凍。」樸素的指輪套上了彼此的無名指,他刻意要了個最簡單的款式,連鑽石都不需要。

「我願意。無論結果如何,永不後悔。」

因為,因承諾而落下的眼淚就是鑽石。



END


作者:結果久哥的FLAG還是高高掛起啊.....但是至少這一刻他們是幸福的。這一刻出哥是世界上第一的爽人。
要做真正英雄的伴侶才是最艱困的考驗啊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點此找作者聊天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