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轟]My Hero, My Treasure 番外:轟焦凍篇

#轟家番外篇
#荼哥自我捏造流有






電車搖晃,轟單手抓著拉環,帶著黑框眼鏡的眼睛認真地讀著文庫本讀物,不過還是聽見了壓低的討論聲「啊啊,那邊那個個很高的帥哥,是不是NO.2安德瓦的兒子啊?」「看那左邊的燒傷痕跡,應該就是他吧?天啊,本人比螢幕上更好看耶?」「找他要簽名不知道可以嗎?」「可是聽說他爸爸從來不給粉絲簽名呢......會不會被狠狠拒絕啊?」


雖然很想就那樣走過去告訴他們”想要簽名是可以的。”但又想起自己還只是實習英雄身分,還沒正式出道就像明星英雄一樣到處給粉絲簽名,不知道會不會讓事務所不高興。況且.....轟將滑落的鏡框重新推了回去,他今天是私人行程。


轟焦凍(18),實習英雄。過往人們對他第一個印象多半都是”No.2安德瓦”的兒子,現在還多了個身分......


他注視著空蕩蕩的左手無名指,”抱歉,臨時有了工作所以來不及準備,雖然現在還無法給你實體的戒指.......但是在那之前......”

綠谷出久單膝跪在母親跟姐姐前,他執過自己的手,親親地在往人家說”通往心臟最近的距離”的無名指上輕輕烙下一吻:在那之前,請讓我先用承諾代替吧──我會照顧你一生一世的。

如此感人的誓言,如此認真真切的眼神,轟焦凍感覺自己眼眶熱了一圈:

「我不需要你的照顧」身為英雄,優先照顧的永遠是人們。他注視著已經是家喻戶曉的英雄,同時也是他的未婚夫,口氣依舊是那樣平靜淡漠:「我只要你心裡永遠都有我,你要承諾我這點。」

「好的,我承諾你,不管身在何處何地,我心裡永遠都會有你。.......謝謝你的理解。」出久抱住了自己。「.......因為我也是英雄啊。」所以不管有怎樣的未來都不後悔,只要心裡有彼此就夠了。



當轟告訴夜嵐他要跟出久訂婚的時候。夜嵐頓時覺得三觀都要崩壞了

「──他、他比你大很多歲耶!」

雖然那傢伙有張看起來像大學生的娃娃臉,但事實上就是個快要30歲的大叔啊!


「無所謂。 」

「大了足足有十歲呢!」

「我不在乎。」

「可是他是男的吧?」

「你不也是?」

一秒堵得夜嵐啞口無言。看著對方瞠目結舌的表情,轟閉了閉眼。雖然有些抱歉,但還是必須要請他死了這條心。

就在他心裡對這傢伙還有幾分抱歉時,那超大分貝的嗓門又重新響起

「雖然很不甘心,但是,我還是要說!我是不會放棄的。我會繼續喜歡著你的,轟焦凍。給我等著!!!」

果然不屈不撓是我夜嵐,真是太煩人了。



轟焦凍最後決定還是假裝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人認出,就那樣泰然自若地下了車。刷了車票出了站,招了計程車「到矯正機構去。」


次數不多,大概每兩個月一次,雖然比不上去探望母親的次數,但也稱得上是他同父同母大哥唯一的訪客了。他的哥哥......還是暫時先叫他荼毘好了。他的哥哥荼毘在這裡服刑,目前已經快刑滿一年了,有時候他會去看看他。有時候會談談以前的事情,但更多時候是沉默。


「你剛出生的時候我抱過你喔。焦凍。」「是嗎?」「嗯,你兩三歲的時候吧,每天纏著要我用手掌變煙火給你看,有時候我嫌你煩了不想理你,你還會哭著跑去找媽媽告狀。」冬美也變過冰花來安撫哭泣的小弟弟。

「告狀什麼?」「說我"哥哥很壞,都不跟我玩"。」說著說著居然自己笑了出來。看著沉浸還回憶裡的哥哥,一股罪惡感由然而上:「.抱歉......太小時候的事,我已經不記得了。」

不知道是不是想下意識保護自己的內心,在個性顯現前的記憶他已經全部模糊掉了,只剩下當家庭醫生診斷後告訴欣喜若狂的父親說”恭喜,你終於得到你夢寐以求的孩子了。”在那之前的全部回憶都像被格式化掉一樣空白一片。

格著玻璃窗,轟家的小兒子低下頭抱歉著。


「我想也是,在那個家的日子不管是我還是你都想忘掉吧?」

「........我曾經想過,如果”你不存在”或是沒有“半燃半凍”的性格,我們家應該就可以維持以前的幸福吧?但想想以轟炎司混蛋的性格,要是母親真的生不出來他所期望的孩子,那混蛋會把母親拋棄掉再娶其他女人吧?雖然我覺得就跟著母親還有我們這群手足一起生活也不錯。沒有那男人,日子也可以過的。畢竟我是大哥啊。」哥哥坦然地笑了一下。一瞬間,那雙眼睛流露出來的神色不知道為什麼,十分熟悉。



在焦凍被送去鑑定前,他告訴母親”如果這一次還是不行,那就跟父親提離婚吧。他有自信可以代替那個垃圾父親照顧母親跟弟妹的。”他要把母親跟弟妹們一起通通從轟家大宅帶走,連姓氏都改掉。


不過,天不從人願。



「........還有,我訂婚了。對象是個男的。」所以不可能是個性婚。

「老爸恨死同性戀了,說那是斷絕優秀個性傳承的惡劣存在。」還曾經在媒體上發表過很激進的言論,給他們帶來很大的困擾:「我很好奇到底是哪個男人有辦法逼他點頭,你該不會是私奔吧?」

「反正,媽媽已經答應了。他的感受我一點都不在乎。」

冷冷地瞥過臉去,眼中滿是反抗神色。


然後他們又安靜了一陣子,焦凍的話本來就少,要是自己不找話題的話,兩人很多時候都是相看兩無言的。雖然身上流著相似的血液,卻如此疏離,但又忍不住想要親近。從他身上,荼毘深刻地感受到了"血緣"這份存在。

臨走前,焦凍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地轉過身:「非常感謝你替我扛下這一切。」在廢棄遊樂場失控那次,最後事故調查的時候是荼毘一肩把責任全挑了。要不是如此,他的英雄資格就會被取消,並且被從雄英退學吧?


「......那個雀斑臉說,你會成為跟父親不一樣的英雄。」

所以他想期待。這世上或許還有改變的可能。「若是無法,到時候我再想辦法越獄大鬧一場就行了。」說著ˊ說著,他笑了。雖然很細微,但焦凍也是。


「這玩笑話可不能給獄警聽見。」他回以淡淡微笑道,那笑容........宛若天使。轟家大哥也忍不住要倒抽一口氣──

呀咧呀咧.......這麼可愛可以嗎?面對弟弟如此少見的表情,要不是是自己弟弟,他就想出手了。



就在荼毘拖著腳鐐,打算回房時,獄警卻阻止了他:「會面還沒結束喔。」

「?」

接著下一秒,會面人房間的門被再度打開了。

「好久不見了........」


溫柔又顫抖的聲音,讓他瞬間回過頭來。




「媽媽說,想見哥哥。.......所以我把媽媽帶來了。」轟焦凍跟姐姐冬美說坐在會面室外的長椅上,他繳著雙手,說實在的,他真的不知道這樣做到底好不好。也不知道母親是不是願意,所以他聯絡了跟媽媽同住的姐姐,若媽媽願意,能夠將她帶來嗎?

「.......我這樣做,好嗎?」不是自己的一廂情願嗎?

面對弟弟的不安,姊姊只是揉了揉他的頭「很好。非常的好。好到我跟媽媽都突然捨不得把你嫁掉了呢......」



窗外日光和煦,雖然說破裂過的東西在怎麼黏補都有痕跡,時光也無法倒流。他其實也很明白他們家終其一生都不可能會像電視劇一樣迎來那個美好大團員,他也不要。

但只要能各自找到可以平靜的方式,那就是屬於他的幸福了。

出久也是這樣想的,對吧?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點此找作者聊天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