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轟]My Hero, My Treasure 我的英雄,我的珍寶 (18)end


#出轟
#出轟相差10歲的年齡設定
#說是最終回,但其實之後還會補寫日後談啦
#轟焦凍小少爺世界第一可愛!


 

轟在昏睡的第五天后醒來,當他悠悠轉醒時,發現自己身處在醫院.......並且被出久緊握著手。「太好了,你終於醒了.......」「雖然復原女孩說你只是因為體力消耗過度,所以才一直睡著,但是你要是再不醒來,我就真的要急死了。」一口氣向連珠炮一樣的監護人碎念。


轟發現綠谷身上手上都纏著繃帶,他立刻明白那些都是被自己燒傷的痕跡


──我又傷害了我所重視的人。

他一語不發地將被握住的手抽了回來,又將自己的心冰封了起來。

那樣明顯的心理活動立刻被出久看穿,他揚起裹著繃帶的手,輕輕地用指節敲了他腦袋一下


「恭喜你順利經過叛逆期。」那口吻帶著甜,帶著寵溺。

「回來就好,歡迎回來,小轟──」然後不由分說地將他整人摟進懷裡。


轟想開口,這才發現聲音已啞,冰封十年的淚水融化流滿臉龐。想要道歉,想要感謝,但此時的自己,卻一句話一個字都發不出來。無聲地哭泣著。

而那個人只是溫柔地抱著自己,任由他淚水奔騰。



十年的確是個非常漫長的歲月,不知道過了多久,才終於把冰封多年的淚水宣洩殆盡。轟感覺自己一片混亂的腦袋終於稍稍冷靜了下來,情緒也漸漸平復。他有些羞恥地抽過病床旁的面紙擦著臉,而出久則是一直用著溫暖的目光注視著他。



「”轟”這個姓氏給你太多負擔了......」也許小轟一生都會因為背負著這個姓氏而一生都無安寧吧。所以綠谷出久這樣說:

「你要不要入籍我家,跟我姓?」綠谷出久認真地問道。





此話一出,轟整個人都呆住了。



怕小轟聽不明白,出久又再一次闡明了自己的想法──如果小轟不嫌棄的話.......明年成年後就入籍他家跟他姓吧。這樣困擾也會比較小。


綠谷出久認真地說道。這是他思考了很久後所想到唯一解套的辦法。他緊緊地握住小轟的手,認認真真、一字一句,誠懇無比地說著,完全沒有意識到他說出這請求背後的含意是什麼。他只是想保護他的小轟別再受到父親過去做的事情牽連,一時間根本沒意會到。



於是轟。

轟地一聲燒了起來(物理)


驚動了醫院的火災警報所有人都被灑了一身的水─


短暫失控的個性引起了醫院的火災警報系統,雞飛狗跳好一陣,最後還是轟連忙放冰滅火。

「你....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壓抑著自己激動的心情,他酡紅著臉問著出久。


看著他羞紅的臉,被灑水系統淋了一身濕的綠谷出久(27)停格了一秒、兩秒.......



──這不就是求婚嗎 啊啊啊啊啊!!!!!!

直到現在才終於會意過來自己說了啥的綠谷青年。他、他、他居然對著未成年的小轟求婚了@#@%@%。看著他一團混亂的樣子,轟也猜到了出久肯定不是那個意思;.......看來他這生都會是單相思了。十七歲的轟少年默默地低下頭,看著那樣哀傷的神情笨蛋監護人這才冷靜下來。



「確實,說出口的當下沒想到這意味著是什麼.......」綠谷出久拉過小轟的手,誠心誠意地這樣對他說道: 「但是,想要跟小轟在一起的心情,確實是不會變的。」



所以不管是收養、結婚、還是入籍,只要能有跟小轟在一起的方法 他都會去做。他的口吻是那樣認真,神情那樣的懇切,他堅定地握著從十年前就開始守護著,如今快要長大成人的孩子;轟楞怔怔地望著他,溫柔的沉默迴盪在此刻的眼神中。


然後下秒安德瓦衝了出來表示我不同意──!!!!!然後下秒就被轟的冰牆瞬間擋出去。


「我願意 。」轟果斷地回答。他罕見地露出了微笑, 眼眶也不知不覺紅了一圈。


「我願意......請讓我跟你在一起。」生怕自己帶著哭腔的沙啞聲音對方聽不明白,轟又再重複一次,這一次出久立刻將他牢牢擁入懷中。雖然臉上害臊得有些發燙,但還是低下頭,輕輕地吻了噙著眼淚,年僅十七歲的未婚妻。轟也立刻仰起頭回應。

難分難捨,如此黏膩。


要不是安德瓦就在冰牆後面一面拍著牆一面大吼,綠谷出久還真沒把握能不能按捺出把小轟推倒在病床上的衝動。他知道小轟不會拒絕,會沉默而柔順地接受他的全部的。

可能是為人父母的直覺,安德瓦嗅到了兒子失身的危機,他拼了命地要打碎冰牆,想要把那個該死的變態畜生從自己兒子身上拽下來,但焦凍不愧是他最完美的作品──操他媽的這片大冰壁怎麼這麼難破啊!!

「渾帳,你這個變態,快放開我兒子!」「焦凍!快放爸爸進去!這是命令!」想當然耳,當然不會有人理會他。安德瓦更急了,他用力地狂敲著冰牆,不斷地大吼話。



「安德瓦先生,我覺得你不要再說話會比較好。」「沒錯,你一開口就只會有反效果的。」一旁的英雄後輩跟同僚忍不住要開口吐槽。

要不是安德瓦一直阻擋出久跟他搶小轟的監護權,出久最後只好出此下策,如果當年他願意將監護權讓給出久,出久還不致於用求婚這招得到小轟。不過仔細想想,如此愛子成痴的安德瓦怎可能放手對兒子的監護權,所以出久跟小轟求婚也是必然的結果。


「轟少年的脾氣是你越阻擋越烈的,就像火焰一樣啊──年輕真好,好熱情啊! HAHAHAHAHA!說到這,你不覺得我們該來討論一下我的徒弟跟你兒子之間的婚禮細節嗎?」歐魯麥特就這樣大笑著把崩潰的安德瓦給拖走了。




冰壁一時間無法消融,也就是說他們還有一段誰都無法打擾的時間。轟攀上了綠谷出久的脖頸,主動地將自己身上寬鬆的病服拉開──雖然一句話都沒說,但意味卻非常明顯。


淺綠色的病服下露出捆著繃帶的白皙體膚,輕微灼傷的地方還泛著紅,稚氣沒脫全的臉上帶著幼嫩的色氣;臉龐還看得出來是未成年人的模樣,但身體卻早就成熟了起來,渴求著自己的神情流露出稚嫩的情色感。眼底都是請求──抱我。綠谷出久感覺自己下襠瞬間緊繃了起來。



但是他還是再度拒絕了他。綠谷出久雙手拉著他敞開的病服。

「不行,這種事情要等你成年那天才可以喔。」溫柔又堅決。像是要把隱約誘惑著自己的窗戶關上般,將之攏起,將衣帶打了個結。

這是監護人的堅持。


──指尖一路下滑溜進病服襠內。


不過不插入的愛愛可以。




──進來.......求你了。

不可以喔。還有一個月喔。還有一個月小轟才成年喔。

──沒關係,如果是你的話怎樣都無所謂。

慾望已經瀕離極限,少年喘息難耐地扭著身子,啞著聲音渴求滿足。



「不可以喔,我想把兩人的第一次當做成年禮送給你。」年長的戀人游刃有餘地笑了一下。安撫似地親吻少年汗涔涔的耳際,然後重新甫下身繼續舔弄。少年結實的身體瞬地電起猛彈,但又立刻被長十歲的青年精壯的身軀重新壓回。徹底地被擺弄,毫無招架之力。




小轟從出院後就住進了出久家,每天倒數著入籍的時間。歐魯麥特已經說服了安德瓦給兒子辦婚禮了──不接受的話,以轟少年的脾氣等到一到法定年齡也會翻牆跑去跟出久在一起。與其兒子離家出走,還不如接受事實,至少還可以得到一個半子。而且還是個現成的英雄,名聲還不錯。


說是接受,更像是被逼迫。



安德瓦答應嫁子這件事情也瞬間在英雄圈傳了開來──deku那傢伙居然讓那個全日本NO.2難搞的岳父點頭了?這傢伙到底是多有能耐?!

他們紛紛聚在英雄俱樂部,討論著這個英雄圈最近最大的八卦。

「啊啊,真是浪漫的愛情故事啊。」八百萬百忍不住按胸深呼吸。

「現代版的光源氏計畫?」梅雨言。「小久真是正人君子,堅持要等到小轟滿18歲才要登記入籍呢。」就連麗日也很快接受了自己默默失戀的事實,轉而祝福起他們來。「不是20歲才能入籍嗎?」「可能小久記錯了?」


「媽的,一群白癡。腦子都浸水了嗎?」受不了一群人喋喋不休的八卦,爆豪勝己碰地拍桌,酒杯立刻炸出三公尺遠。

「爆豪你又想怎樣啦!」資深班長飯田立刻揚手怒叱。


「我就說──你們都是群白癡。法學課都沒有上過是嗎?日本規定法定結婚年齡是20歲, 雙方父母同意的結婚年齡男生是18,跟成年人合法性交的年齡是18歲。」

一字不漏地將法條全背了出來,不愧是他們該屆的秀才爆豪勝己(雖然從外表完全看不出來),爆豪看著這一群人傻楞的臉,不耐煩地直說。


「所以一直以來臭久算的是可以跟那屁孩合法上床的年紀。去你媽的狗屁君子!」


仔細推敲一下就可以曉得這傢伙的真意是什麼了。一群不用腦的白癡。





沒錯,就當其他夥伴以為是出久搞錯了法定年齡,但只有爆豪知道出久從頭到尾指的都是合法性交的年齡。如果雙方都未成年就是兩小無猜條款,但是如果一方成年一方未滿18,一出手絕對要吃官司的。所以才說他是變態臭久。變態戀童癖。而且還是心機特重的那種。



出久的心思藏得很深,只有爆豪看出來。或是說一直以來都知道他就是這個想法。


居然默默看穿了他,明明這樣的心思誰都沒吐露過的。不愧是竹馬。



自己藏了很久的算盤一下子就被從小到大的玩伴戳破了,出久搔著紅頭的臉頰說

「果然還是小勝了解我。」

「幹!誰想了解你! 噁心死了!」


「小勝明明也會為了這種事情煩惱嘛,例如那個切......」「幹!閉嘴!」



二十七歲的青年跟十七歲少年的交往、同居、訂婚。即便撇去英雄的身分,還是很引人側目。

老同學峰田說他是個預謀已久的可怕男人,問他要不要把英雄名改為「光源氏」,並且好奇他是怎樣忍耐這十年的?這是什麼鋼鐵般的意志力啊。

但出久只笑著說並沒有這麼久啦。他對小轟開始有特殊情愫也不過就這幾年的事情,他又不是真正的戀童癖。只是喜歡上了從小自己看大的少年罷了。

更何況,他腦子裡面更多時候都是想著英雄任務,以及要如何把小轟培育成一個正直的人。


當天晚上,綠谷出久回到家。雄英那幫老同學為了慶祝他終於脫離單身,特地開了酒會。他喝了點小酒,腦子有些朦朧地回到家,打開門看見前來應門的轟。

「......你喝酒了嗎?」「嗯。飯田他們請的。」

彷彿新婚妻子對應酬晚歸丈夫的對話。

面對他的晚歸小轟沒有生氣,只是乖巧地扶著他幫他把鞋脫掉。散著皂香味的身體緊貼著自己,出久這才發現小轟又稍微長高了點,就這樣下去大概會長破185公分吧?真是吾家有男初長成。略微留長的頭髮讓圓圓的臉頰看起來稍微成熟了點。

想都不想地就緊緊地抱了上去。轟整個呈現一片害羞只差沒起火。



「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了。」

「嗯......我也是。」



戀童癖就戀童癖吧,他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了。

My Treasure,我的珍寶,世界第一的珍寶。





My Hero, My Treasure 我的英雄,我的珍寶(完結)



後記:欸....對沒H,司機忘記鑰匙了。等過幾天再補「28歲青年&18歲少年的的初夜記錄」

出久真是世界第一的爽人!!!!!!!

既然都娶嫩妻了,就要好好保重自己啊!不然我就要寫誘人的未亡人焦凍少爺了喔!!!!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點此找作者聊天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