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轟]My Hero, My Treasure 我的英雄,我的珍寶 (17)

#出轟
#出轟相差10歲的年齡設定
#荼轟兄弟私設定
#出久大哥哥之怒
#果然小少爺是天生天使,再任何情況下都不會傷害他人QQ





#
「"要是這一切都不存在就好了──"這是他最後說的話。」


出久頓時感覺被重擊,

「.......你.......知道小轟想要自毀?」出久難以置信地再度確認。
「你挺聰明的。」居然一下就猜到了意圖。荼毘不得不佩服眼前這個被媒體稱為人偶的男人。

綠谷環顧四周:「要不是想自毀,那他為什麼要選擇這樣一個人也沒有的地方。」職業英雄綠谷出久撫摸著那些巨大的冰壁;這些冰壁不是為了阻擋誰而來,而是.......不想波及無辜吧。


「那孩子是我從小看大的,他的性格我非常明白。不管有多痛苦,都還是會忍不住優先考慮他人。」他正色道:「這就是所謂的”英雄”啊。」




「你們的生命,早在脫離父母身體出生的那刻就只屬於你們自己了;即便不自毀肉身,你們也早擁有了"自我"。痛苦到想要自毀毀人難道就不正是存在的證明嗎?」
「困擾你們的東西早就不存在了。」他往前向行,一步步踏往那個手掌漸漸冒出火焰的男人,聲音不大,但卻清晰可聞。
在那一瞬間,任誰都認為下一刻他們就要短兵相接了。

但是,

「如果自覺是個獨立的大人的話,那就繞過那傢伙繼續前行吧──」

綠谷直接越過了對方,直面前行。
原本匯集在手中的火焰緩緩然熄滅了。已經沒有戰鬥的理由了。


「你的命屬於你自己,你想要自毀完蛋什麼的那是你自己的自由,但是.......小轟是我的珍寶。」
「所以我要去救他,笑著對他說──我來了。」



當人成了"載著個性"的空殼時,指的就是這副模樣吧。這是綠谷出久(27)見到被熊熊烈焰包裹在其中的小轟的時候,腦中第一個閃過的念頭。隨著越接近他溫度節節升高。

隔著火焰,人影朦朧,在焰火搖曳中他終於看見了朝思暮想的臉龐:那彷彿血流一地的神情。
那孩子會變成那樣,一定是他該死的兄長把他內心好不容易才易結迦的傷口硬撬開來啊!
──去你的! 你知道我為了治療這孩子的心傷讀了多少教育學、心理學,甚至還特地去拿了教育學位,不要這麼輕易的就把我多年努力的成果毀掉啊啊啊啊!!!!!!

此時的他不是職業英雄,也不是歐魯麥特的傳人,而只是一個.....一個比誰都還要擔心孩子,所以憤怒的平凡監護人罷了。

好不容易才讓他的心傷結迦了,不要又把它弄裂啊!!!!

監護人綠谷出久鼓起所有憤怒,一口氣衝進火幕──小轟的火焰的確青出於藍,要破這樣強力的性格,只能一口氣然後抱住他。

烈燄要將它吞噬殆盡。
即便一半要被蒸發的水氣燙死 ,另一半快被燒焦了,也絕對不可以放手。

綠谷出久緊緊地抱著小轟。那怕烈燄跟水氣滾得要全身起泡也死不鬆手。


如果這樣都還不能讓他冷靜下來的話......

──就只好吻他了。


每當小轟因為惡夢驚醒的時候,只要親吻他就可以讓他平靜下來。這就是晚安吻的由來。


他捧起了那孩子的臉龐,輕柔地碰了上去。
嘴唇與嘴唇柔軟地互相摩擦,碰觸著。

如果光是嘴唇接觸還不夠的話,那就在更深入吧──

如果深入還不夠的話,那就熱烈地糾纏吧。絕對、絕對不能讓他從自己懷裡逃脫。
舌頭捲獲、纏然,一口氣再推進。彷彿吞噬。
氣息濃烈地在彼此唇舌間傳渡,難捨難分。是抓取也是糾纏,死都要牢牢守候。


就算要被安德瓦告上法院也無所謂了──如此這樣想的綠谷出久,豁出去地瘋狂地深吻著他今生的至寶。His Treasure, His love.


對方的氣息從唇舌交纏間清晰地渡了過來,失去光點的瞳孔一點一點地恢復了光彩,睜大著眼睛,轟焦凍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這個擁抱住他的男人。
…….他生氣了。
這是轟腦中第一個閃過的念頭。那憤怒的身影,卻跟當年擋在爸爸面前不讓爸爸把他帶回去的身影重疊了。



憤怒著。心疼著。不捨著。那個人衝著他露出了笑顏──「不用擔心,我來了。」

「我們回家吧,小轟。」


虛脫感從過度消耗的身體裡油然竄出,他眨也不眨眼地看著眼前著著依舊對他帶著笑的男人。輕啟被高溫烘得乾裂的嘴唇,虛浮問道:


「.......我的存在是個錯誤嗎?」
「怎麼可能,你就是我的珍寶。」接著他說出了那一句話,跟十年前一模一樣的話:「我的小轟,世界可愛。」

……..不管過了多久 出久就是他的英雄啊。


於是他安心了。體力也消耗殆盡了。失去意識的雙眼頓時空茫,他就那樣倒再了前來迎接他的人懷裡。
就像十年前那場遊樂園大火一樣。

當其他接獲支援的英雄趕到時,大火已經停滅了。只剩下綠谷出久抱著小轟從已經被燒成一團的廢墟中走出,他打著赤膊,懷裡抱著小轟,那孩子全身未灼一縷,只裹了件外套──;人偶的英雄服。

「辛苦你了,英雄DEKU。」
「我才抱歉,不好意思我家的孩子驚動大家了。」他緊了緊懷裡熟睡的少年,將安德瓦憤怒的怒吼拋在腦後”我才是焦凍的監護人!我才是那孩子的父親!”,將他親愛的寶貝輕輕地放上救護車的擔架。熟睡得彷彿初生嬰孩一樣。



事件就那樣結束了。

唯一讓綠谷出久出乎意料的是,轟的哥哥向警方表示那場火是他縱的。雖然在那次之後,他們未從再接觸過,卻都彼此有種心照不宣的默契。

轟家的長子坦然地在筆錄上道出他對於父親長期家暴的怨恨,以及作為英雄之子對於英雄的不滿,「所以才那樣幹。」

英雄綠谷不表示任何意見。

他們都在用各自的方式守護著自己的珍寶。



小轟身上有輕度灼傷,體力過度消耗,在醫院裡整整昏睡三天才清醒;──在長時間放出高溫個性的情況下,,按理來說會被自己的火焰反噬嚴重灼傷,甚至一起被燃燒殆盡。

「但是他另一個”個性”保護了他。」復原女孩如此說道。

「保護了他?」握著小轟昏睡不醒的手,綠谷出久不解問道。

「是的。應該是右半邊冰的個性保護了他。」保護細胞在不直接受到那樣高溫的灼燒,所以才保存的性命。「......個性會違反自身的意志反過來保護本人嗎?」


「也許,是給他這份個性的人想要保護他才發生的奇蹟啊。人的意念,是非常強大的。」甚至可以穿越一切物質界,超越一切常理。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點此找作者聊天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