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轟]My Hero, My Treasure 我的英雄,我的珍寶 (15)

#出轟
#出轟相差10歲的年齡設定
#荼轟兄弟私設定
#荼毘→轟
#兄弟精神骨科
#微切爆
(或著應該說是切島→爆豪)





#You are my treasure,I want to be your hero


在出發要去救轟的前夕,出久讓同伴們看了他從小到大跟小轟的點滴。
這個是小轟小時候抱過的綠色兔子假面娃娃,因為當時我要出去工作的時候,他一直抱著我不讓我離開 所以就讓他把娃娃當成我陪伴他。
這個是小轟剛來我家的時候用過的毛毯,因為他當時很怕人,睡著時總是會做噩夢,所以都要抱著這條毯子才能安然入睡。


麗日表示出久真的很用心在養育小轟。她都忍不住要感動落淚了。


「還有這個是之前我們去迪士尼帶的米老鼠耳朵。還有這個是小轟穿過的水手服,很可愛吧──」 「然後這是小轟上小學一年級的照片,這本是二年級 那邊依序排列的都是小轟每年的成長記錄,左邊是生活照片,右邊是生長曲線圖。身高、體重、 三圍 ........」

等等等等等!


「記錄到這種程度也太鉅細靡遺了吧!?就算是親爸也不會做到這種程度啊!?」
飯田天哉立刻舉手說出了疑問。

就連麗日都覺得出久這樣已經超過正常人的標準了。

「 ──那孩子對你來說,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



這一次不需要再問歐魯麥特了,現年27歲的職業英雄綠谷出久堅然果決地回答──
「是無可替代的珍寶。」



小轟本性善良。
當年他接收身心受創的小轟的時候,他對拿熱水在自己臉上燙出傷疤的母親沒有半點怨懟。依舊深愛著媽媽。即便在母子會面自己再度受傷害後,他在意的也只有"媽媽是否受傷了?"笨拙地想要保護她。
這份溫柔已經遠遠超出一般孩子的年齡。
從那刻出久就知道這孩子本性非常善良,所以才這麼強烈的想要保護他。


他想起了那個遙遠的記憶。
當年他第一次離開年幼的小轟去出任務時,年幼的轟一路追到玄關門口。不哭不鬧,就只是那樣默默抱住了自己的腿,出久蹲下去才發現他的眼裡有淚水在打轉,害怕被丟下的小手發顫著。噙著眼淚的眼珠像玻璃球一樣閃閃地亮。多麼澄澈。

於是他拿出了贊助商之前硬塞給他,但自己覺得超丟臉始終不敢拿出來的綠色假面兔子玩偶──英雄DEKU人偶「他也叫做出(人)久(偶)喔 ,雖然是個英雄,但是也是個會害怕寂寞的孩子。要是沒人在的話,或許這孩子會寂寞得一個人哭喔,所以麻煩小轟來陪伴他了喔。」掐著聲嗓開始一人演了起來。
「嗯......」幼小的手臂抱住了娃娃,連同自己也一起抱了進去,「不會讓DEKU一個人的。」軟軟的聲音很堅決。

雖然是英雄,但也是個害怕寂寞的人。

從那刻開始,出久就隱約地感覺到了,也許更需要對方的是自己才對。

他也不是真的遲鈍,也不是真的毫無感覺,打從小轟用晚安親親騙到自己一個吻開始時,綠谷出久就拿出了被同僚戲稱"DEKU真正的個性"──超人的觀察力與分析。很快就確定十七歲的小轟喜歡上自己了,而且為此獨自煩惱;雖然小轟臉上總是沒什麼表情,但是長久以來的相處,他總能從一些極度細小的地方窺得那孩子內心的想法,並且將之視為自己獨有的秘密,小心翼翼地獨佔起來。

明明喜歡上自己,卻還想極力掩飾的小轟,一點點突如其來的觸碰都會頓時不知所措,青澀得太過可愛,對於少年戀慕的眼神,出久一方面是心口一熱,但另一方面又無法確定以小轟十七歲的年紀,是否真的搞得清楚"喜歡"究竟是什麼。
一方面獨佔著那份戀慕,另一面卻又冷靜地給自己澆著冷水──那很可能是雛鳥情結。
初生的小鳥會將破殼後第一眼所見的動物,視為永遠的母親。在心理學上來說叫做鉻記(imprinting)。延伸出來就是對於尚幼小脆弱時後所照顧自己的成人,有著深深的依戀。

......那樣是好事嗎?
雖然他讀破不少理論,一路拿到教育學位,但是卻無法讓自己平靜地去審視這件事情。於是才歪歪曲曲的希望小轟可以喜歡上別人──例如那個窮追不捨的士傑男孩。
但諷刺的是當他知道小轟拒絕了對方的追求後,內心頓時也鬆了一口氣。


雖然理智上知道小轟跟同年齡的人交往比較健康。但是要是小轟真的交了他也是內心慌慌...........

綠谷出久嘟嘟囊囊,絲毫不覺就那樣把自己累積十年的煩惱給全說了出來。眾英雄們面面相覷,他永恆的竹馬爆豪勝己怒吼表示

──臭久煩死了!老子才不想聽你這戀童癖噁心的煩惱!




「才不是戀童癖!」
「戀童就戀童啊!有什麼不好承認的──反正再一年那屁孩就成年了吧?還是說臭久你這個萬年處男連捏著老二等個一年都做不到嗎?噁心。」

不愧是小勝啊。



職業英雄綠谷出久(27)終於露出了會心微笑,啊啊,他終於恢復了平常的模樣:他露出了一抹微笑回以從小到大的竹馬:「說得好像小勝就不是一樣。」小勝不也正被雄英高中的切島銳兒郎小朋友窮追不捨嗎?
「閉嘴!!」


一陣爆炸響徹天後,接下來就是該是英雄與他們英雄夥伴們要去組隊搶幼妻了。


「嗯,沒錯,我喜歡那孩子。」
所以一直在等待著。等待他長大成人的那一天。


想要呵護,想要守護,即便要給予痛苦吧,他也希望自己是唯一一個可以讓他哭泣的對象。
所以換而言之,除了他以外的人,誰都不允許讓小轟落淚。
即便是安德瓦也不行。

「你這男人真是太噁心了。」令人毛骨悚然。
「這是真愛。」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點此找作者聊天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