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轟]My Hero, My Treasure 我的英雄,我的珍寶 (12)*微H

#出轟
#出轟相差10歲的年齡設定
#本回大概是R15等級吧
#出久真是個正人君子啊(咬牙切齒)
#受非常主動這大概是我到死都不會改的性癖






#
「要是那天我不向事務所請假的話,出久也不會受傷了吧。」「說什麼呢,小轟也不過只是實習階......」轟打斷了他。「──不!是我的錯。」他絕決地道。

雖然小轟平時十分文靜,但是執拗起來卻非常固執的脾氣,說什麼就是什麼的性格,一千匹馬也拉不回。麗日曾說過小轟這點跟自己一模一樣,當時自己聽了是十分欣慰,沒想到如今卻如此頭疼。


轟不顧安德瓦的反對應是搬進了自己家「雄英那邊都同意我暫時外住了,你有什麼資格干涉我。」「我可是你父親!」「我只不過是倒楣才被你生下來罷了。」
雖然知道小轟一直跟都安德瓦關係不睦,但是僅一句話就只能堵得NO.2英雄半天說不出話,只能猛吞血壓藥這點全日本也只有他辦得到了。

不得不說,小轟把身為看護工的工作做得挺好的。無論是換藥,還是復健按摩,都一板一眼得挺有模有樣的。
「手三里跟手五里屬於手陽明筋,疲勞跟背痛的時候多按按這邊可以緩解大部份的疼痛......」「小轟還真厲害啊,居然知道這麼多事情。」綠谷出久忍不住稱讚道。轟卻突然停下了揉在穴位上的手。
「.......是你教我的,你忘記了嗎?」
「欸?是嗎?」
「那時候......父親開始為了訓練我上雄英開始鍛鍊我開始,你曾經這樣教過我。」

綠谷出久頓時不知道該怎樣回應才好,連被遺忘得一乾二淨的事情都記得清清楚楚。像新下的雪一樣白皙,只要留下印子就會一直停留在那裏。

「──那孩子恐怕是喜歡上你了。」歐魯麥特當時做出了最後結論。

出久沒有說話,只是伸出另一只傷痕累累的手,去撫摸著那孩子同樣滿是傷疤的左臉。燙傷後的增生疤痕外觀呈現紅色,表面是凸起的,觸感微硬,他輕輕撫摸。
小轟的臉看起來仍一如往常沒有表情,但是只有他看得出來當自己的手指觸摸上時,原本平靜無波的眼底快速流動了起來,以及歛下眼瞼想要掩蓋這一切的睫毛輕輕地顫抖著。

這一切小細節都被他捕捉了去。


「我明天會去復原女孩復診,你不必跟來了。」「我想要去。」「不行。」出久直接了當的拒絕:「即便已經是被大家公認的”雄英”第一秀才,也不可以就這樣看輕學校的功課。」雖然平常很溫和,但是固執起來誰也拗不過的監護人。

「......我知道了。」


如此坦然、純粹又無瑕。宛如入冬的第一場雪。
他無意間駐足,卻留下了難以抹去的痕跡。


該怎樣待他才好?


#
雖然出久說了「不可以來。」但是轟還是在自習時間向班長告假溜了出來;復原女孩今天待在雄英校內值班,如果出久要來讓她複診的話,那現在人勢必就在校內的保健室裡。

就在轟接近保健室,打算要拉開門之際,復原女孩沙啞的嗓音傳了出來──傷沒什麼事,但你要節制點使用力量,否則會早死的。
握在門把上的手停住了。

就在轟的大腦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復原女孩那句話的意思是什麼之際,出久的聲音接了上來「沒事啦,歐魯麥特不也是到現在也還活著嗎?」語調還十分打哈哈,然後立刻被嚴肅地刮了一頓

──你以為他的時間還很多嗎?OFA的能力者沒有一個長命百歲的。

「你們通通都活不過40歲的。如果不節制的話,甚至會更早。」

門內外驟然寂靜,只剩下呼吸聲。裡面安靜了一陣,許久,出久那樣坦然凜直的聲音終於出現了。

可是成為英雄後還期望自己能夠壽終正寢不是一件很矛盾的事情嗎?
"英雄DEKU"的綠谷出久如此正氣道。

──這世上可怕的事情很多,但死亡絕對不是第一個。
我追求的是凜然壯決的人生,如果那樣必須要付出提早消亡的代價也值得。
我已經決心要付出代價了。


這話說得正氣凜然,但是聽在轟耳裡卻是內心崩塌。


他就那樣默默按原路走了回去,回到教室後一言不發默默坐下,他在校本來就沉默,就算一整天不說話也沒有人會發現異常。接下來他是怎樣渡過那一整天的?就連轟自己也不知道。
只覺得自己宛如行屍走肉。


回去後一直心神不寧的轟,做飯的時候還切到了手指。這一切出久都默默看在眼裡,不過也什麼都沒說。




──你以為他的時間還很多嗎?OFA的能力者沒有一個長命百歲的。

──你們通通都活不過40歲的。如果不節制的話,甚至會更早。

「可是成為英雄後還期望自己能夠壽終正寢不是一件很矛盾的事情嗎?」

我已經決心要付出代價了。




他自己也追求成為一名偉大的英雄,對此要付出的代價也隱約明白。同為想樣成為英雄,轟對於出久想法不是不能理解。
正是因為能夠理解,所以才清楚如果當自己跟英雄擺上天秤時,出久肯定也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名為英雄的生涯吧?
一定會選擇"英雄"然後燃燒到最後一刻,直到灰飛煙滅也不後悔的。不管重來幾次,都不會改變。因為他自己也是如此。
正因為明白,所以才痛苦。

時間不多了,無論是對出久來說,還是對他而言。


綠谷出久在凌晨的時候被弄醒了。
他睜開眼睛,床邊的夜光時鐘顯示現在才三點,窗外還是一片漆黑。原以為是擾人的夢弄得他不得安睡。

他罕見的做了春色無邊的夢,夢裡面貌模糊,但感覺似乎是非常清秀可人的人兒在幫他......嗯,紓解壓力。一陣舒爽的痠麻感從下腹襲來,然後下一秒他雙眼就睜開了。

然後就發現了。



請問各位三觀端正的英雄們,如果當你發現小自己十歲,宛如弟弟、兒子般的清秀少年晚上鑽進了自己的被窩,而且還嘗試要幫自己排解慾望。請問諸位大德,如果是你該怎麼辦?


因為那畫面太過衝擊,一時間還反應不過來的綠谷出久,27歲。
專業資深手排擋。最近因為慣用手骨折所以開始練習用另一手開"車"。雖然在手排上稱得上是多年老司機,但在自排的道路上完全是新手上路。

他該怎麼辦?

1.想要更多
2.制止他
3.開始複習未成年性交防治法


其實答案是以上皆是。


因為慣用手骨折,最近尻尻都不是很順利,他甚至都考慮要不要網購飛機杯,但又想到小轟經常進出他家又作罷。累積了兩周的彈藥庫已經快達走火邊緣......

該不會小轟就是發現了他最近總在睡夢中勃起,所以才興起了要用手幫他排解?──但不管如何,都太過了。

相較於自己粗糙的掌心,少年小轟的手是那樣的柔軟,即便是笨拙的圈住擼動,指尖拙劣地刮過頭都讓他忍不住舒服到要發出聲音來。

──太過了。

雖然還有一絲理智牽住,但是大腦直冒泡泡感覺要沸騰了一樣。
見出久沒有推開自己,甚至開始發出了嘆息聲,轟感覺像是被鼓勵了一樣,他低下頭靠近出久的襠部,稍稍拉下睡褲頭那蓄勢待發,象徵"大人"的東西就那樣迫不及待地彈了出來。雖然不是沒有看過,但是全勃狀態下還是第一次。轟感覺自己不只左半邊,全身都要燒了起來。
無視出久微弱呼喚他的名字,伸出舌頭輕輕地在最頂端點了兩下,彷彿小貓在確認是否燙舌一樣,然後在對方全身發顫那刻,把心一橫直接深含到底。

一朵朵煙花瞬間在腦內炸了開來,衝擊貫穿全身百骸。


對於一個開手排車多年的27歲青年來說,人生第一次體會這樣全自動的快感實在太......
太棒了 。

「啊......」快感瘋狂的襲來,像冰與火一樣在腦中輪流炸開。稚嫩青澀卻又固執努力,綠谷出久忍不住伸出手按住那孩子的腦袋,隨著胯下一波波的衝擊,手指深深陷入柔軟的髮中,紅與白的分界都給揉亂了。

光是被舔舔含住擄動腦子就舒服得要炸開了,要是真的做了感覺是否更百倍呢?──想要進入想要被更多肉與肉的接觸的慾望瘋狂襲來。


好想要、好想要,進去啊。想要進去。想要進去更深更溫暖的地方,想要更多的舒服更多刺激──



但是
但是
現在這樣幫他排解的是......
是......
是小轟啊
是未成年的小轟。宛如他自己親生弟弟、宛如兒子的小轟啊──


所以在快要射出來的那刻,綠谷出久用著超人的意志力拔出來了。然後強硬地把小轟推開按住,不讓他再接近自己。

很嚴肅的告訴他,這是不被允許的。

「我知道你喜歡我,但那樣子是不對的。因為你還是個孩子。」他感覺自己聲音也有些發抖。


同時就在那一刻,轟總是平淡的表情瞬間全崩塌了。雖然他依舊是那樣的安靜,但是就在他話出口的那瞬間,全都崩塌了。
他怔怔地望著自己,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眼圈靜靜地紅了一圈。
看著他那樣飽受打擊的那刻出久瞬間也覺得自己內心也揪得亂七八糟,慌亂地試圖再說些什麼圓。


「健、建全的青少年應該還是要乖乖看小黃書自己來就好。而且我是成年人,小轟還未成年要是被知道的話,那個青少年性交易兒童防止法#^&!%^**」
說到最後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的綠谷出久。完全語無倫次了。



「總之,我的傷也好得差不多了。你明天開始就回家住吧。小轟。」然後把還愣在原地的小轟給關在了房裡。自己到客廳去打了地鋪。

徹夜難眠。
雖然知道小轟一直很崇拜自己,如果真要,他可以對小轟任意妄為,而且絕對會無條件配合自己任何要求。事後要他保密也行。孩子對英雄的崇拜可以讓他們無條件為自己獻身,只需要一個眼神一個吻,一句溫柔的話就足夠。不需要任何代價。





天秤兩端搖擺著,兩個自己在剛被炸過的大腦裡開著腦內會議。
(可是那是他自己自願的,我沒有強迫他,這一切都是兩情相願。)
(可那樣不就是把發生關係的責任全部推給還是孩子的轟了嗎?我不想成為那種不負責任的大人。)

他也快三十了,說不渴望跟誰發生性關係是騙人的。
但小轟還是個孩子,青春期時候的茫然意亂在加上雛鳥情節的推波助瀾下,發生這種事情雖然不無可能。他承認,在那一瞬間他閃過了想要操他的念頭。但很快地打住了。

即便就在當下他直接要了他,那孩子也會柔順的抱住自己的脖子,把一切全攤開在他面前,而且事後絕對守口如瓶,他可以毫無負擔的享受這一切──只要他的良心過得去。他可以全部佔有這個青澀幼嫩的身體,在彷彿新下雪的身上刻滿自己的痕跡,讓他只注視自己一個人。
在身為孩子的轟面前,他有絕對的優勢。只要他良心過得去。

可是那是最垃圾的行徑。


他知道轟喜歡自己、崇拜自己,甚至是戀慕自己.......但如果藉此利用他對自己的崇拜跟親近,來滿足自己的慾望。這樣別說是英雄了,簡直是最下等的人渣啊。

就算是DT一輩子也無所謂,他不想成為那種最可恥的大人。
所以他打住了,徹底拒絕了他。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點此找作者聊天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