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轟]My Hero, My Treasure 我的英雄,我的珍寶 (11)

#出轟
#出轟相差10歲的年齡設定
#在轟少終於主動獻吻後,陷入了天人交戰中的綠谷青年(27)
#出手是禽獸,不出手禽獸不如
#最喜歡雖然天然呆但對自己喜歡的人非常坦然主動的轟少









#


他鼓起了今生所有勇氣向出久送出了自己人生第一個吻。
心臟狂跳,手心卻發冷流汗。一直到兩人嘴唇分開之際,都還感覺自己腦袋暈眩一片。
上次有這樣的感覺,是他終於鼓起勇氣到醫院去見母親的時候。

那一個晚上,在咫尺的地方躺下,黑暗中聽著戀慕對象沉著的呼吸聲。他在等待出久的回應,甚至是──「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也好。
至少他可以把真心話說出口。
但是他等了又等,等了又等,直到背後傳來細微的呼聲為止。

他豁出了一切,但是卻得不到任何答案。


深陷在單戀漩渦痛苦不已的轟少年。
他需要有個可以諮商的對象。身邊還有誰有單戀的經驗呢........

他環顧四周搜索著。


阿......有了。


轟焦凍問了位一起聯合集訓的他校朋友。對方也有同樣的煩惱。


「如果你喜歡一個人,而且向他表達心意了。但是對方卻毫無回應的話怎麼辦?」


轟焦凍,我發現你果然是你爸的兒子一一你們都很惡劣!
怒吼大罵的正是夜嵐稻佐。他的身影漆黑如夜,能夠捲起狂風,與轟焦凍的火焰能夠同步烈焰風暴,所以經常在跨校合作的時候被拉在一塊。


「你知道我喜歡你嗎?」
「嗯。」
「所以你還來問我這問題?」
「嗯。」點點頭的轟焦凍。表情無比認真。

──媽的。

雖然覺得轟真是他媽的太鬼畜了;誰會去問一個單戀自己的人說——欸,我喜歡上別人了怎麼辦。簡直鬼畜到一個極致!

但夜嵐還是回答了轟。
「如果是我的話,我是不會放棄的。我會一次次進攻,直到對方也喜歡上我為止。」

即便自己所喜歡的人愛上了別人,但是基於一個男人,一個立志要成為英雄的男人,必須要展現氣度。

「 所以我是不會收手的喔,轟。我會追你追到天涯海角,直到你點頭答應為止。」
即便被說一千次煩,一萬次滾,他也不會放棄的。


「.........嗯,謝謝。」轟誠摯感謝道。
然後立刻眼明手快的閃過一次壁咚。


「下次再來就直接冰凍了。」
「──不愧是雄英的高領之花。就是欣賞你的高冷與鐵壁。」



另外一邊,綠谷出久剛結束與歐魯麥特的對話,正前往事故現場──事務所發訊息通知了他。
心中紛亂不已,但卻不是因為發生了急需英雄的事故,而是因為......歐魯麥特要他問問自己的心──你究竟是怎樣看待轟少年的呢?

「他已不是以前那個只到你腰間高的孩子了。你必須要好好正視他現在的模樣,才能夠好好理解他啊,少年──啊,不,你已經二十七了,是"青年"了。」


即便強迫自己將注意力拉回工作,綠谷青年的心仍紛亂地騷動著;假設轟真的對他保持著那樣的情愫,他自己心中最真實的想法是什麼呢?

太混亂了。大腦一片紊亂。
無論是小轟冷不防的突然吻了他,還是最近那些反常的舉動。
拒絕與他共浴、拒絕與他在那樣親密的共窩在一張床上。即便使擁抱,也很快掙脫。
但卻又會在不注意的時候,出神似地凝望著自己。

答案很明顯,但是混亂的感性卻壓倒了一切,所以他有意無意地選擇了忽視,但如今壓抑的一切全都被翻起,讓他無法冷靜。


一直以來都以小轟的監護人自居。
他看著轟長大,視如己出。
守護他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不亞於成為英雄。
要守護那個曾經在他懷裡哭泣幼小的孩子。
更何況......

更何況小轟還未成年呢。

要是......綠谷出久腦子倏然停頓了半刻。
(──安德瓦會告死他的。)

沒錯。安德瓦肯定會告死他的。肯定會告。

這是綠谷出久最後唯一得到肯定的結論。




由於太過思考著安德瓦會讓自己吃官司的事情,結果一個閃神,被潛伏在事故現場的敵人鑽了個空,雖然沒大礙但是還是受了傷。需要在家靜養一陣。

「太大意了,這點傷不幫你治療了。」「沒錯,這是給你一點教訓。都成為正式英雄了還這麼掉眼輕心。」於是被趕回家休養了。


說嚴重也不嚴重,就是左腳稍微扭到,以及慣用手挫傷,必須打一陣子石膏。
對此,小轟認為身為事務所實習生(某種程度來說是出久的助手),他要是那天不跟事務所臨時取消行程的話,出久就不會受傷了,換而言之,他受傷就是自己的責任。
雖然出久說了是他自己的失誤──說不出口是因為當時想起小轟的臉所以閃神了。但是轟還是很堅持在出久傷好前,由他照顧。連行李箱都拉過來了
「可是你爸爸那邊——」「我才不在乎他怎麼想。」

就這樣半強迫地住了進來。


啊啊,慘了。
安德瓦這下會不會真的告他誘拐啊?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點此找作者聊天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