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轟]My Hero, My Treasure 我的英雄,我的珍寶 (9)

#出轟
#出轟相差10歲的年齡設定
#拖了好久,出轟終於有進展了
#上啊,少年們不要大意去創造奇蹟吧(X






#
大約在四十分鐘前。
剛走出電影院的夜嵐與轟呆望著外頭傾盆大雨。

「你帶傘了嗎?轟。」「沒。」「我也沒有。」

接著他們在影院門口呆立了好一陣。.......完了。這下要去哪呢?夜嵐搔著腦袋,他沒想過下雨可能性,也忘記看氣象預報了。他思索著,最後終於得到了靈感:「啊,我們去唱歌吧!」「唱歌?」「對,下雨就只能去唱KTV了。」他露出豪邁得讓人覺得煩躁的笑臉。

「就是專門唱歌的房間啊,拜託,你該不會從來沒去過吧?!」看著轟一臉疑惑的表情,夜嵐忍不住大驚。
「嗯。」轟輕輕地點頭。
「太可憐了,你沒朋友嗎?」
「為什麼非得要去過才算有朋友啊?」這人真的三句就要猛戳自己雷點。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那人卻厚著臉皮蹭了過來,「一一走。我帶你去。」說完啪地一聲就甩開了外套將他頭頂整個蓋住

轟看了他一陣,嘴角細微地改變了弧度。出久說得沒錯,其實偶爾跟同齡人出來玩也不錯。



【你現在在哪裡?】
【KTV】


「欸,轟。不要一直滑手機,你都沒點歌。」「我點了。」
「點了還不都是我唱!」夜嵐拿著麥克風大聲咆吼:「從頭到尾只有我一個人拿著麥克風很尷尬耶!」
「原來你也是會尷尬的人啊。」
「你那是什麼意思啊?真令人火大!」麥克風丟了一屁股坐到他跟前來。


就這樣直接逼近。
「太靠近了。」很熱。
待他回過神來時夜嵐已將他按倒在沙發上。
「不要拒絕我,喜歡的人就在眼前,我怎麼可能什麼都不做啊。」手指扯上他的衣領。

轟冷靜地望著他。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因為綠谷出久就直接闖了進來。




「呃,所以,那、那剛才我聽到的是?」經過一番解釋後,綠谷出久尷尬不已。

「他有點發熱,想確認下是不是發燒了。」
「那衣服是?」
「穿著濕衣服會感冒吧 ?」所以就幫他脫了。
「但我覺得沒必要。」轟接著道。


看著居然直接把門一把推破的監護人,夜嵐轉頭對轟這樣說道:「這比傳說中還要誇張。比安德瓦本人還誇張。」沒想到居然上演一路尾隨最後破門而入的戲碼,這不是漫畫裡才會發生的事情嗎?
「所以我才說了別白費力氣了。」轟淡淡應道。

看著眼前兩個都一臉淡然(一個淡然,一個毫不在乎的高中生。)
糟了,大烏龍!──綠谷出久(27)內心捧著頭大叫著。要是內心的聲音能化為音波,他現在恐怕連地心都能打得穿。



於是人生中第一次的約會就這樣被迫宣告結束。


「那、那個啊,今天的事情真的很抱歉,我以為你跟夜嵐......」出久直到回到住所都還在道歉。他雙手合十,只差沒有要跪下了。
但面對他拼死道歉的樣子,轟沒有反應,他一句話都不說地沉默著。
雖然轟平時就是個沉默的孩子,但此時的緘默更讓出久覺得難受。

「雖然我也知道你們都是規矩的好孩子,現在冷靜想想在下著大雨的時候進去ktv避雨好像也很理所當然。但是那個、那個.......」他慌亂地解釋:「我其實也是很開明的,牽牽手啊、擁抱,純潔友誼的交往當然是可以的,但是再往下的事情──」

「──那件事情,我拒絕了。」
終於,轟開口了。

「欸!?」

「我試過了。但真的沒有辦法。所以最後還是拒絕了。」髮絲攏蓋下的目光緩緩流動,轟悠悠地說著。

他是真的無法喜歡上夜嵐稻佐。
或是無法喜歡上任何出久以外的人。


「所、所以你們原本就是?!」──原本就打算做那件事情嗎?!綠谷覺得自己靈魂都要衝出腦門了。

「大概吧。」
其實夜嵐的心思他不是很明白,也不想明白。
也許夜嵐一開始真的只是想幫他把溼衣服脫掉吧,但是在襯衫解開的那瞬間那傢伙也把自己按倒了。
在四目相對那一刻,再蠢的人也知道對方在想什麼。

在被觸摸到的那刻,一股不自然感強烈湧出,那瞬間他就明白了,他果然還是無法勉強自己去接受誰。那樣的心情太強烈,強烈到難以忽視。

「死心吧。我有喜歡的人了。」
於是他果斷的拒絕了。



然後出久就破門而入了。

聽完轟誠實的告解後,出久頓時覺得自己要心臟病發。

──天啊,峰田說得對!現在的小孩子太早熟了!太可怕了!
沒想到轟居然大膽到去做那樣的嘗試,更可怕的是對方也很衝動,對於高中生的衝動跟早熟給嚇到靈魂都要扭曲變形的綠谷出久。

面對他激動的反應,轟只是微微側了頭,似乎不是很理解他為什麼要這麼激動。髮絲輕柔地從額間掠過,看著他沉靜的臉,出久這才猛然發現轟的臉廓有些改變了。
小轟的臉頰消了些,下巴也尖了,原本就很精緻的五官更加立體了。去年的這時候他還有著圓圓的娃娃臉頰,現在卻有著大人輪廓了。
真的是已經長成清俊的少年了,但是那雙盯著自己的眼眉,還是那樣的稚氣。那樣純潔。


「未成年人不該做那種事情,下次再這樣。我是絕對會生氣的。」放在桌上的手都握成了拳頭,他嚴肅地教訓著自家未成年的孩子。

「是因為我是雄英的學生嗎?」
「不,那是因為我會擔心。」
他明天就要去找士傑的人好好確認下他們對學生的情感教育到底是怎樣規劃的,第一次約會就做出那樣的事情,當然是超NG的啊!




「我明白了。……非常抱歉。」

罵也罵過了,訓也訓過了,看著轟低下頭反省的表情,出久還是不忍地將他摟入懷中。

──還好你沒事。
羽毛般的語氣,卻飄落心上,泛起了漣漪。
被自己所珍視的人緊緊地擁抱,能回以的也只有擁抱。抱著對方寬闊的背,揪著後衣。轟焦凍像是頓悟又像是下定決心似地閉上了眼睛。



大雨又下了下來,出久留了轟下來過夜──雄英那邊我已經聯繫過了,明天我送你去學校,今晚你就先留在我這吧。
綠谷出久對著坐在他床上擦著頭的轟這樣說道。他將窗關上,雨夜傾盆,看來這雨可能會一直下到明天早上。出久坐在轟的身後,很自然地接著毛巾在轟的腦袋上搓揉著,一邊揉還不忘嘮叨他髮根要乾全這樣之後才不會容易感冒。
就在此刻,小轟突然仰起頭: 「那個,每次晚安前的那個.....」他凝視著自己,小聲地嚅囁著

出久立刻會意過來了。
「啊,你說晚安前的親親嗎?我以為小轟長大了,就不需要了呢一一」

轟抬頭向前,他笑著湊去,一如多年來他們睡前的習慣。
直到出久發現少年的薄唇碰上落在彼此從未觸碰過的地方。才發現不對勁。
轟,吻了,他。

少年柔軟的薄唇輕輕地落在自己的唇上。顫抖地含住了自己。
時間凝結了。一秒, 兩秒。
最後離開了。


「晚安。」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點此找作者聊天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