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轟]My Hero, My Treasure 我的英雄,我的珍寶 (7)

#出轟
#出轟相差10歲的年齡設定
#出<<<<<<<<<轟



#
人人都知道英雄"人偶"綠谷出久現年27歲,未婚,但是同僚們還是忍不住會將他當作已婚男看待,原因無他,就是因為綠谷出久根本就是個兒子控──即便那個"兒子"不是他生的,跟他沒有半點血緣,甚至法律上的監護人也不是他。
但他仍會在自己的辦公桌上貼滿小轟的照片;從七八歲時候的照片,他第一次帶著小轟去迪*尼兩人分別帶著米老鼠跟瑪麗貓耳朵,手牽著手在夢之光大遊行的合照、小轟第一次吃到冰淇淋,凍得表情一繃的可愛表情、還有年幼的小轟抱著人偶娃娃——綠假面兔子超人睡著的模樣,最近還加碼換上了小轟在雄英運動會上揮灑汗水的瞬間,這樣的照片貼滿整個位置的OA隔板。
而且有事沒事就要拿著手機說:「你看這是我家小轟,他上高中了喔,是不是長得很可愛啊。」

轟當年在出久家安置了大概快半年,要送他回去時還萬分不捨。動不動就在轟家大宅附近徘徊要確定安德瓦沒再虐待小孩 。

轟的生父安德瓦本來就是個爭議多端的英雄,在知曉了他對帶妻小的態度後綠谷出久更有種複雜的感覺,套一句粉絲的說法就是"幻滅"了。
當時社會局將轟從他身邊帶走半年,似乎達到了成效,安德瓦對待小轟的方針雖然不再那麼苛刻,但也還是採斯巴達教育,轟的母親在他上國中時終於出院,但是卻也不願意再跟轟的父親生活在一起而選擇了與丈夫分居。
看起來衣食無缺,甚至可以說過得比常人還優渥,但是綠谷仍舊十分擔心轟在青少年時期的心理健康。
雖然會被周遭的人說"太誇張"了,但他還是想要盡可能的給小轟更多充滿愛意的語言,跟身體的擁抱接觸與親吻──按照兒童心理學理論,對於幼年有創傷的孩童最好撫平傷痛的方式就是大量滿溢著愛的肢體接觸。

擁抱是種無言的力量,一種帶有療癒性的肢體連接,透過身體的接觸傳遞力量,告訴他"你是被愛的、是重要的"。這種愛將會變成他生命中一個重要的部分,可以支撐他走過未來各種傷痛與壓力,讓他長成一個更好的人。
所以即便小勝說他是變態,他也想要成為小轟的力量。

一直以來出久都覺得對於小轟很多問題,他都能很好的給予回應,但當夜嵐少年將寫著[給轟焦凍]的表白信塞給他後,綠谷出久頓時陷入了大當機。

他,綠谷出久,自認無論是在學業上還是在英雄這條道路上,都能有些感想經驗,但是對於"談戀愛"這檔事........他可是標準的母胎單身!意思就是從出生到現在從來沒有談過戀愛,別說脫處,就連女孩子的手都沒有牽過超級DT!


(失、失算了啊!)內心默默握起拳頭搥打地面的27歲青年。不知道是下意識的宅男性格作祟,在對於小轟所有的教育理他都做了預先研究跟萬全準備,卻獨獨漏掉了一樣,那就是"戀愛"。
是啊,這年紀的孩子開始感受到了親情友情以外的存在,並且會好奇為之探索,但是很不幸的這些對綠谷出久來說都是完全絕緣的東西。
高中的時候,別說是情書了,就連巧克力都是收到義理巧克力。雖然有收過麗日同學的手做巧克力,但是人家也說了那只是友情!
──這樣我能夠給小轟足夠的感情指引嗎?能在他不知所措迷惘的時候引導他嗎? 這樣是不行的綠谷出久,這樣你還能算是小轟重要的哥哥嗎?沒錯, 不能這樣, 即便沒有交過女朋友,也要成為他的人生明燈啊!千萬不能茫然失措!

立刻去買了一堆戀愛學分的書來惡補的出久大哥。


除了立馬買書惡補外,還發簡訊問了麗日關於戀愛的問題。弄得小麗日以為出久是在暗示她些什麼嗎?──難不成這、這、這是要告白嗎?
27歲同樣母胎單身的英雄"輕靈"忐忑不安地回了簡訊

【很多東西用簡訊講不明白。不如我們找個時間在咖啡廳見面吧。 by 綠谷出久】


收到回訊的時候,麗日房間裡所有東西瞬間都飄浮了起來。


約定的日子很快就到了,麗日因為太緊張只好拉著小梅雨作陪,在想這樣帶朋友來小久會不會介意之時,她遠遠地看著坐在咖啡廳的出久......身旁也帶了小轟。

蛙吹梅雨看看左邊的好友,看看右邊的老同學。
「不好意思,小轟說他也想來,我就帶他一起來了。」
綠谷身旁的少年輕輕點頭。即便不用自我介紹,從那半白半紅的雙色髮、異色瞳跟左臉上大片的傷痕,只要有關注過雄英最新新星的人都知道他是誰。
少年輕輕地抬眼,偷偷端詳著身旁的人,卻又輕得不至於被發現。

她一眼就看出來眼前這小朋友喜歡的正是綠谷。但也看出綠谷根本沒發現。
麗日跟綠谷這兩個人都缺乏真正的戀愛經驗,可想而知戀愛相談最後也是不了了之,最後更歪成了雄英懷念大會,不斷跟現任學弟轟打聽現在學校裡的八卦──什麼?相澤老師結婚了?他居然找得到對象結婚!──不,應該是是誰居然願意跟他結婚。──對啊,老師不是"婚姻無用論"的實踐者嗎?

雖然戀愛相談不了了之,但是回去的時候出久會告訴轟,能喜歡上人是一種幸福。
「當你喜歡上一個人的時候,就會發現這個這個世界原來是如此閃耀,並且由衷地感謝自己能夠生在這世界上。」即便過去有再多的傷痛也沒關係,因為沒有那些過去,就不可能遇到現在這個人。
「所以,我希望你能夠喜歡上誰。」

他希望轟能感受到幸福。
即便這個幸福不是由他來給予也無妨。

「......那出久有沒有想過要跟誰交往呢?」

小轟的回應將他難住了,出久愣了一陣,思索了好一陣。
「嗯.......沒有呢。一直以來我滿腦子都只有該怎樣繼承歐魯麥特的精神,所以沒有認真想過這問題。但是小轟你問得對.......仔細想想,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要一個可以互相理解扶持的對象。但是.....英雄真的是太忙了啦──」說到最後不知怎麼地自己也窘迫了起來。

「所以轟,趁還是學生的時候快點盡情的戀愛吧,我覺得夜嵐很不錯,他對你的心意很真誠。」


當那個平頭少年將情書塞給他的時候,他看進了那個少年的雙眼,那雙眼睛十分光彩澄澈,沒有一絲虛假。
他對小轟的心意是真誠的。


少年纖細的手指握緊了水瓶,握緊又放開。「......好。那我會試著跟他出去的。」







【周末幾點碰面?】

【嚇!我還以為你打算已讀不回了。】

【快點決定時間吧。】

【明明不管之前我怎樣發訊息都已讀不回的。我太訝異了,轟。】

【你到底約不約?】

【約!當然約!我等這天好久了!】



按掉手機螢幕,轟焦凍啪地一聲倒在床鋪上。整個人也像是斷電似地閉上眼。
胸膛裡那顆紛亂的心無從安置。說不出口,也不知道該如何化為言語。

──喜歡。
他撫摸著自己滿是傷疤的臉,一抽抽幻痛傳來。
自從母親將滾燙的熱水潑到自己臉上。不,嚴格來說是在看見母親對自己深痛絕惡眼神的時候,他就喪失掉了說「喜歡」的能力了。

每每想起這兩字,早已結癒的疤就會隱隱作痛。只有那個人的手........歪曲而粗糙的手輕輕撫摸,才能治癒這種鑽心椎骨的痛。
想祈求他吻上自己最醜陋的地方。但就連自己都不喜歡、都覺得醜陋的地方,又怎樣開口乞求他人所愛。


"我覺得夜嵐很不錯,他對你的心意很真誠。"

如果他當下能夠將真正的心意叫囂出來──我對你的心意也是很真誠的啊!
事情會不會有所不同?
摀著半邊幻痛的臉,獨自瑟瑟發抖。
但是他連假想都不敢。
原因無他,因為他不確定自己是否有被愛的資格。畢竟他曾經將他所愛的人傷害至深,臉上的傷疤就是最深的證明。

即便明白逼迫母親的人正是安德瓦,但擁有他一半血緣的自己傷她至深也是事實,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點此找作者聊天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