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轟]My Hero, My Treasure 我的英雄,我的珍寶 (5)

#出轟
#出轟相差10歲的年齡設定
#KY少年夜嵐颯爽登場
#夜嵐→轟
#其實夜嵐也是很有心啊...只可惜面對他轟少一秒鐵壁


#

去年,雄英運動會時他收到小轟的邀請前去觀禮了,然後毫不意外的與安德瓦狹路相逢。
安德瓦向他炫耀轟的成長──我家的焦凍,可是身負著超越歐魯麥特的義務。
「他早晚會成為超越你跟歐魯麥特的英雄,他就是為此目標而創造出來的──」

但綠谷出久卻很嚴肅的打斷,並且告訴他──轟就是轟。他身上不需要背負必須要超越誰的責任。他只要成為想成為的人就可以了。
「如果讓我知道你跟當年一樣壓迫他,即便是要打官司也好, 鬧上法庭也罷, 無論幾次,我都會把小轟的監護權搶過來的。」

運動會後,事務所的指名邀請如雪花般飛來,但小轟卻毫不猶豫地選擇了自己所在的事務所,對於這點出久既是高興,又是感動,但做為一個好的監護人(他自認),還是必須苦笑著揉著他的頭說道:「雖然很高興,但是希望小轟可以找到自己的路喔。」


「我可以進來嗎?」
「.....嗯。」
綠谷放假的時候小轟就會來他這邊過夜。兩人一起看歐魯麥特的節目什麼的。
出久拉開門,浴室裡氤氲蒸騰,就連鏡子上都蒙上了白霧,他將整疊好的睡衣放在盥洗台上──小轟,衣服我先擺這裡喔。
浴簾後的轟小小地應了一聲。
睡衣是綠色連身帽T,帽子上有著大大的菜刀眼跟招牌咧齒笑,以及長長的兔耳朵。說來有些不好意思,其實那是廠商做的”人偶”周邊。
“Mr.人偶在小孩子間人氣很高喔,出一些小孩子的周邊啊什麼的也是很理所當然的吧!”贊助廠商不由分說的就把打樣的衣服塞給了他。
「──這件拿回去給你們家的小朋友穿吧,你看這邊還有兔耳朵,穿起來肯定很可愛的!」
一秒被說服的綠谷出久。



「要我幫你搓背嗎?」
突然從浴簾後探出頭來的監護人(自認)嚇得原本正在發呆的轟焦凍差點沒發動個性把整浴缸的水都給結凍起來。

「不、不用了。」低著頭將浴簾抓過重新拉上的轟家小少爺。
「哈哈,小轟也長大了呢。」
以前總是期待著跟自己泡澡的小轟,如今已經到了會害羞的年紀了。雖然當小轟腆著臉拒絕自己共浴的時候,不得不說他的內心還是受到了約莫10000點的打擊。

要不是教育心理學程的講義上寫道,青春期就是孩子脫離大人羽翼成長成大人的過程,不會再黏膩在照顧人的身邊,甚至會拒絕照顧者的好意,若非他早有心理準備,否則晚上肯定要抱著小轟的衣服流下眼淚了。


原本還會擔心小轟會覺得兔子帽T太小孩子氣,不願意穿上,但當綠谷出久看著剛從浴室走出來,頭髮上還滴水微濕的小轟穿上這件綠色兔子帽T的時候,綠谷出久生平第一次這麼感謝愛出恥周邊的廠商──真的是、真的是、太太太太太可愛了愛啊啊啊啊啊啊啊!

綠谷出久(27)內心忍不住跪倒在地,雙手握拳,仰天淚流滿面。
生平從未這麼感謝這些愛出恥周邊的廠商們!
穿上綠色兔子裝的小轟是世界第一的天使啊啊啊啊!

激動之餘不忘拿出手機立刻拍下的綠谷出久(職業英雄),立馬上傳自己的IG(私人帳號 只有親友可以見)
[我家小轟麻吉可愛。已死。]

然後立刻被同時在線的爆豪噴了句 [噁心死了,變態臭久]



在小轟上高中以前,他都是一起跟小轟一起洗澡的,兩個人一起擠在小小的浴缸,泡到肩膀,從一數到一百,泡得小轟白皙的臉變得紅通通為止。
一方面是確認安德瓦沒有再虐待他,一方面也方便確認他的寶貝(弟弟?兒子?)的發育狀況。
小轟也期望成為英雄,為了達成願望,需要最適合他的指導。綠谷出久有一整套關於轟的成長紀錄,從數值到照片影片一應俱全,甚至還將小轟的身高體重三圍做成了成長曲線圖,每周每月分門別類建檔排列,以便隨時調整給小轟的訓練建議;畢竟要成為英雄,發育是很重要的。


雖然小轟跟他沒有任何血緣關係,但是出久認為他們之間的羈絆是無與倫比的。
就好像歐魯麥特跟自己雖然沒有血緣,但很多時候出久感覺歐魯麥特就像自己的父親一樣,像太陽一樣照耀並且指引著他。
同樣的,他也希望能夠成為小轟心中的太陽,讓他忘卻傷痛,嶄露屬於這個年紀該有的笑容。

即便被同僚投以關愛的眼神也無所謂:「為了小轟去讀教育碩士真的是太誇張了。」
但是他是真的很擔心小轟被安德瓦養歪,童年受暴的孩子需要專業的輔導,如果安德瓦無法成為指引小轟的存在,那就由他來。



就在小轟一邊擦著頭髮,一邊在自己身旁坐下時,綠谷出久拿出了情書給他。轟擦著頭髮的手頓時僵住了。

「前天突然被找去士傑代課的時候,一個叫夜嵐稻佐的男生要我轉交給你的。」
對方是個剃著平頭,個頭跟嗓門都很大的男孩子,光是體型就足足高壯上小轟兩倍──請問你是出久大哥嗎?
雖然很詫異對方為什麼會這樣稱呼自己,但還是應諾了的綠谷出久。

「可以幫我把這個交給雄英的轟焦凍嗎?」
一問之下,才知道這孩子在臨時執照考試的時候對小轟一見鍾情,但是小轟一直無視他,所以只好請出久大哥將信轉交。

──居然連我的事情也知道。想必真的是對小轟下了很大的功夫啊。
但是小轟卻對此一字不提,頓時有些同情這個叫做夜嵐的孩子。

另外就是,

我家的小轟也終於到了這年紀了啊......

不知道該是感嘆還是不捨。


轟打小就長得可愛,長大後五官更是清秀。仔細端詳著小轟愣怔怔的臉龐一一真的是非常精緻端正的臉蛋。也難怪會有男孩子喜歡上他。
在這年代,男孩子喜歡上男孩子,女孩子喜歡上女孩子,雖然不能算多數,但也不算是什麼值得讓人大驚小怪的事情;就連日本也開放同性婚姻也很多年了,綠谷出久自然也不會覺得自家的寶貝兒子(弟弟?)收到同性的情書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只見轟盯著信封上大大的"夜嵐稻佐"四字,然後直接放火燒了。連拆都不拆,看都不看。
「這是挑戰書。」果斷燒信的轟焦凍。
「欸?可是夜嵐君他.....」「──挑戰書。」一秒打斷。

小轟咬牙切齒的表情讓出久只能將(可是他看起來是想告白啊)的話給吞了回去。
除了跟安德瓦吵架外,他從來沒看過小轟的臉色這麼難看過。

「以後那傢伙要轉交什麼給我,你可以直接拒絕或是丟掉。」
「沒有必要那樣吧,有點......傷人啊。」
「那傢伙就是這麼的纏人。沒有直接放火燒他已經很客氣了。」


雖然答應了,但還是忍不住補上一句,「真的覺得困擾的話,就要好好跟對方說明,不要使用暴力喔。」
轟撇過臉,雖然臉上依舊沒什麼表情,但是綠谷出久看得出來他在生氣。

「無論如何,被人喜歡是一件好事情啊。」他寵溺地揉了揉焦凍的頭髮,「晚了,該關燈睡覺了喔。」


「今晚也要來一下"那個"嗎?能讓小轟一夜好眠的魔法。」指的是睡前落在額頭跟臉頰上的親親。
「......不用了。我已經是大人了。」穿著綠色兔子睡衣,小轟木著臉,然後淡淡的低下去:「即便不那樣做,我也不會在夜半噩夢驚醒了。」

「說得也是呢,我家小轟已經17歲了,明年就是真真正正的大人了呢。」感慨萬分地將他摟進懷裡:「總覺得時間過得好快啊.......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你才到我大腿這個高,轉眼間已經長這麼大了。」
「......」
「一想到長大的小鳥很快就要離巢了,果然還是會有些捨不得的。」
「我不會離開你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少年的手指悄悄地抓緊了他背後的衣服。緊緊揪住。

「你遲早會發現自己要走的路的,離別也不盡然都是壞事啊。不過在長大成人前,再多抱著我的手睡幾次吧。」


摸摸那張木然但卻十分清秀的臉龐,綠谷出久關上了燈。

「──晚安了,小轟。」
「嗯......」


柔軟的劉海下,少年歙動著纖長的睫毛,喃喃低語。

晚安,出久。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點此找作者聊天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