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轟]My Hero, My Treasure 我的英雄,我的珍寶 (3)

#大出小轟
#出轟相差10歲的年齡設定
#幼轟被社工帶走安置到出久家的劇情設定
#安置到想要跟親爸搶監護權,該說是真英雄還是...狂呢?

#但我覺得這就是綠谷出久會做的事情
畢竟英雄的本質就是多管閒事BY綠谷出久

安德瓦 你兒子要被搶了 你感想如何啊(愉悅臉







#原點

綠谷出久第一次要離開小轟去出任務時,那孩子一路追到大門口。不哭不鬧,卻默默地抱住了他的腿,就那樣靜靜地抱著。
蹲下去時才發現,淚水在那雙澄澈的眼裡滴溜溜地打轉,一聲不吭,但小小的手卻緊緊地揪住了自己的褲子。出久頓時明白原來小轟是怕被自己丟下。

於是他從倉庫裡拿出塵封已久的綠色假面兔子玩偶;那是之前贊助商出的"人偶"周邊打樣,但綠谷覺得這東西實在是太羞恥了,所以一直都收起來。

「他也叫做出(人)久(偶)喔 」他拿起大大列齒而笑的絨毛兔假面,綠色的兔耳一甩一甩。
「雖然是個英雄,但是也是個會害怕寂寞的孩子。我不在的時候麻煩轟君幫我照顧他喔。」
他將兔子"人偶"交給了小轟。
「......你會回來吧?」
「當然。」
「不會突然消失吧?」像媽媽那樣突然就不見了。
「肯定,因為我是”英雄”啊。一定會帶著笑容說我回來了。」


勾勾手,做了約定。
哪怕再怎樣辛苦,也要把自己選擇的路走下去,即便有些茫然也是如此。


在外奔波一整天後,綠谷出久一回到家,就發現小轟赤著腳睡在客廳沙發上,懷裡還緊緊抱著那隻綠色出久兔,桌上擺著杯熱騰騰的牛奶,喝了一口

一一是加了蜂蜜的。

內心激動得忍不住要摀住臉的綠谷少年(17),強忍著要衝出去跑圈吶喊的衝動,掏出了手機對著睡得正熟的小轟喀擦按下了快門。
立刻上傳到他私人推特上──

[我家的小轟,果然世界第一可愛!<3<3<3
綠谷出久已死。 ]

果然小孩子就是世界的正義!

從那天起,世界正義的化身便每天都會抱著那隻綠色兔子到處走了,每看一次出久就覺得自己就要心臟麻痺一次......實在是......
實在是太可愛太可愛了!

幾乎每天都要用小轟各式照片刷滿私人推特,值勤時只要有空就會拿出來刷一刷推,補充動力。休假的時候也是竭盡所能的帶著小轟出去玩,買回來的東西裡總是滿滿的小孩衣服,然後用手機無時無刻記錄著小轟成長的點滴。
即便小勝每次都罵他噁心,變態臭久也無所謂。

這種養兒方知孩子可愛的感覺,小勝肯定是不能理解的!


就連媽媽也知道要讓他多愛惜自己一點的方法就是拿小轟來說嘴──你每次都那樣傷痕累累的回來,小轟會擔心害怕的。
綠谷出久也有自覺自己其實是個耳朵硬的人,雖然待人溫和,但是對於已經下定決心的事情,一百匹馬也拉不回,旁人怎麼勸都不太聽,但只要小轟的淚水一滾他就忍不住妥協了。
這可是連媽媽的苦口婆心跟小勝的拳頭都沒有辦法達到的境境。


一邊努力著見習英雄的工作,出久一邊打聽到了小轟母親所在的醫院。
隔著玻璃窗,他看見了小轟的母親,只消一眼,就明白她是小轟的母親;出久很難想像,那樣文靜秀雅的女性居然會做出朝自己孩子潑灑滾水的事情。
「她的狀況還好嗎?」「目前已經穩定下來了,對於治療的配合也很積極。」
醫護人員說,似乎是不幸福的婚姻以及遭受到丈夫長期施加的壓力下所造成的心因性崩潰,在醫院裡靜養可以讓她慢慢平靜。

"我、我想要見媽媽......爸爸把她送走了,我想要見媽媽......我想要見她。"
冰與火交織散發的高溫水蒸氣中,小轟曾那樣對他祈求過。

他答應過小轟,要讓他再見到母親一次。哪怕只有一眼也好,一眼也行,至少讓小轟明白,他的母親並不是不愛他。
諮詢了醫護人員的意見,雖然有些遲疑,但他們還是答應了出久的請求──但是,必須要隔著玻璃窗。
雖然從事發到現在,已經過了三四個月,但是誰也說不準這樣對於身心脆弱的小轟母親到底是好,還是壞。


一周後,出久將小轟帶到了母親所在的醫院。
「你媽媽就在這裡──」
窗簾拉開那一瞬間,分別多時的母子終於相見──母親仍然是記憶中的樣貌,一頭長髮,一身素雅,神情恬淡地站在窗前,細長的手指輕輕貼在窗上。小轟又驚又喜也將短短的小手覆在母親的掌上,即便隔著玻璃也足已。

小轟的母親平靜的凝視著他,小轟終於露出了罕見的笑容。
就在綠谷出久慶幸自己做了對的決定之際,他耳朵聽到了難以置信的聲音──「好噁心」

「......對不起。我真的......無法面對那孩子。」
平靜的面容驟然破裂,取而換上的是她瀕臨崩潰的神情。她一面哭泣,一面道歉,一邊自殘,醫護人員立刻衝上將她架住。
窗簾驟然落下。哭泣、嚎吼漸漸遠去。

小轟頓時呆立原地,雖然出久立刻將他帶走,但是小轟已經完全說不出話來了。出久不管怎樣安慰、哄抱他,那孩子就只是把自己捲成一團。
出久內心大痛。這時候歐魯麥特又來找他談小轟的事情一一安德瓦一直找人施壓要把兒子要回去。
但是才看過慘烈一幕的出久知道要是這時讓安德瓦把小轟帶回去,這孩子肯定承受不住的。

小轟將自己捲成一團,他們試了好多方法,最後還是出久用人偶兔娃娃將他引誘出來吃飯。


「媽媽,討厭我了。」
稚嫩的聲音說著令人痛心的話。

「沒那回事。你媽媽她現在只是生病了,只要好起來──」
「──可是她看到我就會哭,就會很難受。」斗大淚水瘋狂湧落,這是他第一次見到小轟哭泣。

「.....我不會再去見她了。我想要她好起來。」小轟一邊抽噎著一邊說道。
出久緊緊地抱著他。

歐魯麥特來找自己時說的話還猶言在耳。
──你知道是誰向社輔單位檢舉安德瓦過度訓練年幼的孩子嗎?
是轟的母親。


多麼令人痛心的事情。


母親燙的熱水在轟的臉上留下了永久性的疤痕,但是出久知道真正在疤其實是在小轟的內心。

他不想僅是緊緊抱住哭泣不已的小轟,他還想要做些別的。
於是,他當時那樣說了──

「歐魯麥特,有沒有什麼辦法能讓我把小轟的監護權拿到手?」

他決心要做小轟的英雄。



#
雖然知道機率微乎其微,但最後結果出來時,出久還是感受到了深深的悔恨。
最後他還是沒能拿到小轟的監護權。

「調查結果出來,焦凍臉上的傷是他母親而非安德瓦所造成的,至於過度訓練的部分,安德瓦本人坦言他的確有些過火,但其動機也是望子成龍。根據轟家的親友跟傭人所言,在所有子女之中,安德瓦最疼惜也最器重這個幼子。」

安德瓦用盡各種方法要把兒子要回去,在多方交涉的壓力下,即便是單位也頂不住轟家的勢力,最後終於撤銷了對轟家末子的安置。
但出久卻無論如何都難以接受這個結果,最後還是由歐魯麥特調停;雙方各退一步,安德瓦可以把小轟帶回去,但是是同時歐魯麥特有隨時探視確認幼轟是否安好,如果發現這傢伙又過度訓練年幼的轟就要中止帶走。
安德瓦同意了,並且在各英雄大老的面前簽下了切結書。

結果,還是得要讓小轟回去。


「對不起。」

即便他挺身擋在安德瓦跟小轟之間,不讓安德瓦帶走他,但最後結果仍舊是徒勞
「──我是他的父親,你是他的誰?」

一字一句,釘穿胸口,穿透了骨頭。
即便他有多麼不情願、不甘與憤恨,安德瓦仍是小轟的父親,與他血骨相連。
即便他有多麼不情願、不甘與自恨,他仍被帶離了自己身邊。


最後的最後,當安德瓦拖著小轟的手臂與他擦身而過時,那孩子掙脫了他父親的手臂,朝他飛奔了過來。安德瓦立刻要把孩子逮回,但卻被歐魯麥特制止住了。

──你就讓他們好好道別吧。
畢竟也一起生活了半年多啊。


小轟朝著他再度奔來,出久伸手將他抱住滿懷:「對不起。對不起。真的非常對不起。」跪下與小轟同高,不斷地道著歉。到頭來他還是沒能好好守護他。


但那孩子卻只是用那雙又軟又白的小手將自己愧疚不已的臉抬了起來,閉上眼,柔軟的小嘴在他的臉上輕輕碰了兩下。一次、兩次。



你已經拯救了我,所以不要說對不起。
──你是我的英雄。
他對如此自己說道,含著眼淚的微笑恍若天使。
那雙眼睛如今已沒了恨。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點此找作者聊天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