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轟]My Hero, My Treasure 我的英雄,我的珍寶 (2)

#大出小轟
#出轟相差10歲的年齡設定
#幼轟被社工帶走安置到出久家的劇情設定

#娃不好好疼,就會有人幫你疼娃。順便打包帶走。





2.轉折

小轟剛來到他家的時候,身上有著各種大小新舊傷口,看到訓練室則是會害怕到嘔吐。歐魯麥特說安德瓦為了能夠將小轟訓練成最強的英雄,從五歲開始就給他施以各種超出他年齡可以負荷的訓練。不單是身體,就連心靈也受到了很大的創傷。
「所以是他父親在他臉上.......?」
歐魯麥特將他拉到走廊上,悄聲地說道:「是他母親。」
出久震撼不已。

歐魯麥特說,小轟的母親似乎是承受了來自丈夫過多的壓力,最後承受不住精神崩潰了,就在神智喪失的情況下,拿起了手邊正煮沸的熱水朝年幼的小轟潑灑了過去。現在人正在療養院裡住著。

"是誰做的?"他指著小轟身上的瘀青。
"爸爸。"
"那臉呢?"他指指小轟包在左臉上的紗布。
“.......我不知道。"
雖然只是個幼小的孩子,但卻試圖想保護自己的母親,選擇了說謊。


即便只是個幼小的孩子,也是有想要拼命保護的對象的。



「我們要去哪裡啊?出久。」
「兒童樂園。小轟你有去過兒童樂園嗎?」
轟搖了搖頭。「那是一個可以讓人展露笑容的地方喔。」出久揉揉他的腦袋,然後展露微笑。

雖然不知道小轟能在這安置到什麼時候,但至少......他希望能夠讓小轟能夠留下一些美好的回憶。一些美好到足以支撐他好好長大的回憶。
不然,實在是太讓人鼻酸了。

他們帶著遊樂園發的動物髮圈,他拿到的是綠色兔子耳朵,小轟拿到的則是小白貓耳,他牽著小轟先是坐了咖啡杯、海盜船,接著又抱著他坐著旋轉木馬。叮叮噹噹,樂音悅耳。
接著,當耳熟能詳的音樂響起的時候,遊樂園裡的孩子通通都跳下器材往廣場跑去──
兒童樂園每到下午三點都會有英雄劇場,身穿著英雄戲服的臨時演員們在舞台上拳打邪惡腳踢壞人,出久小時候最期待就是來到這裡的時光,如今他也想讓小轟體驗一樣快樂的感覺。
畢竟不可能有小孩能抗拒得了英雄的魅力的。

表演非常精彩,就連出久自己都看了入迷。就在他忘我地鼓掌的時候,突然有人不好意思地碰了碰他──「那個.......不好意思,請問您是”人偶”先生嗎?」
「啊......我是。」「太好了,我兒子是你的粉絲呢──光太。」年輕的母親扯了扯身旁的兒子,將他推到自己跟前來。
「可以幫我簽名嗎?人偶。」小粉絲有些害羞又興奮地遞上了簽名簿跟筆。

沒想到自己會被認出來,或是說沒想到會被認出來後要了簽名。
出久愣了一下,隨即要自己展露笑顏,是的,笑容。要像歐魯麥特那樣地笑著。
「當然可以啊。」他笑著接過紙筆,在上面簽下了大大的”人偶”。
「最近都沒有看到你的消息,光太很擔心,總是在說人偶是不是生病了?現在有沒有放下心了啊?光太。」「嗯!」
面對小粉絲的關心,出久也盡一切所能回以爽朗的笑容。身為一個英雄(雖然只是見習的),居然讓粉絲擔心起自己了,這樣可是不行的啊,必須打起精神來啊,綠谷出久。他這樣在心底告訴自己。

在送走意外的小粉絲後,出久發現小轟依舊坐在原位;表演已經結束了,所有的孩子紛紛跑過去向扮演英雄的演員握手拿氣球,就只有小轟依舊在原地,一動也不動地。雙眼卻直勾勾地盯著那些像孩子們發著氣球的英雄演員們。


「小轟也想要去拿氣球嗎?」
「.....不要。」
「為什麼?」
明明一直盯著,有哪個孩子不嚮往從英雄手上接過禮物呢?無論是剛才的孩子,還是小轟。甚至他自己也是。

「小轟不想成為英雄嗎?」
他和藹地問著。


但小轟卻像是突然被引爆了什麼一樣雙手摀住臉龐大叫起來──不要,我不想傷害媽媽!

──我不想傷害媽媽!不想變成跟爸爸一樣的人!不─要─!

隨著最後"不─要─"的尖聲大叫,一瞬間,整片露天劇場瞬間都被冰封了起來。帆布搭乘的棚頂熊熊地燃燒了起來。

出久立刻反應過來,這孩子的能力失控了。
火勢一路向上蔓延,濃煙滾滾迷漫天際,稚嫩的尖叫聲此起彼落。出久立刻指揮現場其他有個性的大人疏散孩子們,同時也聯繫了消防隊跟附近的英雄們。

(但最重要的還是要先讓小轟冷靜下來......)
綠谷出久飛快地轉著腦袋,搜索著該如何在毫無傷害的情況下結束這一切的對策。火焰以小轟為中心點竄燒,另一邊結冰的身體與火燄結合,冒出陣陣燙人的水蒸氣,將他嬌小的身影抹去。彷彿下一秒就要灰飛煙滅一樣。

小轟的能力是能夠同時發動冰跟火焰,如果不能讓他冷靜下來的話,是不可能把火勢真正撲滅的。但是他也怕其他的英雄出手會傷到小轟......或是讓小轟傷到他們。

出久思忖。
也許安德瓦說得沒錯,小轟的確是擁有強大個性。但是這不代表他有權剝奪他的童年。



小轟是喜歡英雄的。
因為當小轟來到他家的第一個晚上,當他把歐魯麥特的1/8的模型放在他手上時,雖然當時房裡暗著,但他確確實實看見了,那一瞬間小轟雙眼亮起的神情。

一個七歲的小孩居然會因為抗拒父親、排斥自己最喜歡的英雄,這是多麼痛苦的事情?
想要拯救他。
不,是必須要拯救他。


後來,在場的目擊證人說。
當時他們看見見習英雄”人偶”,未著任何一絲裝備,就著一身輕裝,就那樣筆直地走進了滾燙的水氣中。
然後沒多久,火勢就停了。冰也漸漸消溶了。

只剩下他跪在中央,懷裡抱著一個幼小的孩子。



水氣逐漸蒸散,溫度一階階恢復正常。
「.......出久不生我的氣嗎?」
蒸氣氤氳中被出久緊緊抱住的小轟問道。
「嗯,不生氣。」雙手緊緊地擁抱著。彷彿守護。

「......不覺得我的左半邊,很醜嗎?」
「怎麼會?我的小轟,世界第一可愛。」

「以結果來說,你沒有傷到任何人。而且一直以來,你也不是一直在保護某個重要的人嗎?」英雄綠谷出久說:「對那個人來說,小轟你也是他的英雄。因為你一直在保護著她。」

幼小的身軀開始顫抖。

「我、我想要見媽媽......爸爸把她送走了,我想要見媽媽......我想要見她!」
終於說出了內心最真切的願望。小轟緊緊地抓住他的衣服,語氣令他揪心。

「好。我來想辦法。」




雖然一直不說,但綠谷出久自己知道,他其實也在迷惘。雖然知道社會有其現實的一面,他已做了心理準備。但實際接觸後還是大受震撼。作為實習英雄他的表現並不是那樣的順利,夜眼說他不是個性能力不足”而是心,不夠強大。”
在歐魯麥特正式退休,而自己卻無法馬上挑起那樣的大樑,甚至無法抬頭挺胸地說──
對,我就是歐魯麥特的繼任者。
我就是英雄。


於是歐魯麥特要他好好休息一陣,重新思考何謂英雄──屬於你自己的英雄是什麼呢?出久少年。
雖然還有些迷網、有些茫然,但是他接觸到了還是有人在期盼他。還是有人在期待他。
還是有人需要他。

即便還有許多事情,不那麼明白,但是他已經至少重新充滿了電。
可以再繼續探索屬於自己的英雄之道。

「──我想下周就回去上工,請給我安排工作吧。」
他給事務所打了電話,如此說道。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點此找作者聊天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