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轟]My Hero, My Treasure 我的英雄,我的珍寶 (1)

#大出小轟 #年操 #出轟
#雖然目前還只是清水,但我們堅持是出轟
#我好餓,出轟中文圈好冷,我要自己翻地播種了

前情提要:
出久17歲,轟7歲的年齡操作。

轟爸安德瓦終於被舉暴虐童,於是7歲的轟被社工帶走,放到出久家安置的劇情。


#出久是絕對的正人君子
#但不知道為什麼還是有犯罪臭
#幼轟是世界正義
#家暴不可忍!








My Hero, My Treasure
我的英雄,我的珍寶


1.初見


見習英雄綠谷出久(17歲)在休假期間收到了一只小貓。
更正,是個孩子。


「他是安德瓦的兒子。」抱著孩子的歐魯麥特頓了一下,「社輔單位接到有人通報虐待兒童,社工趕過去才發現是轟家大宅。」
而安德瓦的本名正是轟炎司。轟家大宅的主人。
聽到這名字,綠谷出久同時也停頓了半分,跟歐魯麥特同時代的英雄,與已經退休的歐魯麥特不同,安德瓦直到現在還活躍於前線,光憑這點身為見習英雄的綠谷不可能不知道他──安德瓦 史上最多解决事件数历史记录的保持者,安德瓦英雄事务所負責人。擁有操縱火焰的個性,名為“地獄烈焰”
是目前已知的火系能力者中最強的存在,與能力成正比的超強好勝心,長期以來對身為No.1的欧鲁曼德有非常強烈的競爭意識。

歐魯麥特說一開始社輔人員還被百般阻撓,不得其門而入,最後只好聯繫已經退休但跟安德瓦還有幾分交情的他前來協助。安德瓦一聽到他說想要見見他家的孩子,立刻就像獻寶一樣的將被關在訓練室的幼子展現給他看───這是我費了很久才製造出來,絕對可以凌駕於你之上的”傑作”。

「他想展示給我看牆上被冰與火肆虐的成果,但是我只注意到那個縮在牆邊一角,渾身傷痕累累,連站都站不穩的幼小孩子。」
直到這時候安德瓦還不覺得他對兒子做了什麼:「他是可以超越你的天才,唯有如此才能讓他出類拔萃。」
社輔人員最後還是在他的幫助下才把已經連站都站不穩的幼童給帶走。


綠谷出久看著被歐魯麥特單手抱在懷裡的孩子,小小的身子在外套裡縮成一團,有著一頭特殊的雙色髮,左邊是紅,右邊是白髮,臉緊緊地埋著。看起來才七八歲,但是全身卻緊繃不已,彷彿一摸就要爆炸。


面對安德瓦兒子,社會局不知道該怎麼安置,歐魯麥特也有要務在身無法照顧──「對了,歐魯麥特,你弟子”人偶”最近不是休假嗎?正好,就讓他照顧這孩子一陣吧。」
「照顧身心受創的幼童,也是見習英雄該學習的事情吧?」

於是身為歐魯麥特弟子的出久就這樣被迫收下了這孩子。
一半是出於人情壓力,一半是不忍。
「你好,我是綠谷出久,從今天開始就請你多多指教了喔──」
當他伸手想要觸碰那孩子時,那孩子反射性地噴出了冰錐,還好他敏捷閃過;就在閃過雹冰的同時,綠谷終於見到那孩子的臉,讓他吃驚的不單只是包滿整遍紗布的左半臉,而是.......

(──他是可以超越歐魯麥特的天才,他會超越你、還有你那廢物繼任者,成為君臨頂點的英雄。)

可是那孩子的眼神卻充滿恐懼。
無比害怕。



「他的名字叫做焦凍。轟焦凍。個性是半燃半凍,能夠同時噴出火焰跟冰,所以照顧的時候要留心點。」這年紀的小孩還不太會控制能力,尤其在極度不安的狀況下,可能會隨時暴走。
出久立刻就明白了為什麼一般的社輔機構安置不了他,非要把他塞來身為英雄(雖然還在見習中)的他這了。一方面是畏懼安德瓦的施壓,一方面也是這樣強大的個性,一旦失控了會波及到其他安置的孩子吧?

於是他答應收下了這孩子,連媽媽的意願都忘了問。

大概是遭受了太多事情,又被各個不想得罪安德瓦的單位當做人球推來推去,離開歐魯麥特的懷抱後立刻躲進了壁廚裡。
身為一個合格的(見習)英雄,出久不是沒有跟小孩玩過的經驗,但是照顧這種身心受創的幼孩還是第一次。
不管怎樣拿著食物勸誘哄騙,躲在裡面的孩子怎樣都不願意探出頭來,甚至還在他嘗試想要動手打開壁廚時直接將整個拉門冰封起來。出久覺得自己像是誘捕受困在水溝裡的小貓一樣,用盡辦法都徒勞。

無計可施下,出久只好打電話給正在外頭採買的母親求救,結果果不其所然──你要帶個小孩回來都不先問過我的嗎?出久!被狠狠地唸了一頓。
但話雖如此,但母親還是很快趕回來救了他。
在聽了出久鉅細靡遺的解釋下,母親也終於明白為什麼他會收下這孩子,也無奈地接受了:「那你可要好好照顧人家喔,真是令人心疼的孩子,哪家父母這麼狠心啊?」出久心想,雖然母親老叨唸自己多管閒事,但事實上這性格無庸置疑就是遺傳於她。

「但是現在還有一個問題......就是,他躲在壁櫥裡,不管我怎樣哄就是不願意出來。」已經一個多小時了。「這樣啊......其實小孩子跟小動物一樣,到新環境都是會緊張的,一下子要他融入只會有反效果的。」「那我能做些什麼?」
「嗯......」母親抵著下巴思考了一下。

「在他自己願意出來的時候給他泡一杯加了蜂蜜的熱牛奶吧。折騰了這麼久,他一定餓了。」


那孩子在壁櫥裡一躲就是一整天,最後出久只好帶著被子睡在壁櫥前。
「到底是怎樣的父母才會虐待自己的親骨肉啊......明明還是這麼幼小的孩子。」躺在被褥上卻睡意全無,翻來覆去那孩子驚恐的眼神總在自己眼前揮之不去。

英雄可以與險惡的敵人交戰,但對潛藏在家庭中的黑影卻是無計可施。況且──他真沒想到向安德瓦那樣的大英雄居然會對自己的親骨肉施暴。雖然一向知道他作風備受爭議,但是發生這種事情還是讓他詫異不已。

希望是誤會。
但是光只是誤會會讓這麼小的孩子渾身是傷嗎?

就在糾結不已之際,綠谷出久的耳朵捕捉到了一絲細微的聲音,壁櫥拉門被輕輕地打開了。一只毛茸茸的小腦袋從打開的一條小縫中探了出來,對上眼的那一刻,對方立刻像受驚的小貓一樣又縮了回去。
出久立刻機緊地雙手舉高往後退去。

一一你醒了嗎?啊,不要怕,我只會待在這裡,不會超過這條線的。

說完他指著地板上的磁磚線,要他放心。
躲在壁櫥後的小貓警戒地看著地上那條線,看看地板,又看看他。拉門的縫又被拉開了一些。


「你肚子餓了嗎?我泡牛奶給你喝好不好?加了蜂蜜喝起來甜甜的喔?」

當熱牛奶一泡好的那一刻出久立刻就感受到了腳邊投來熾熱的視線,就如母親所說,那孩子躲在壁櫥裡一整天,肯定是餓壞了,剛剛偷開拉門大概也是想溜出來找點東西吃。一想到這覺得既可愛,又有些不忍。
小小的手掌捧著有些過大的馬克杯,看起來像是怕燙,但是又餓得受不了,小嘴抿著杯緣,小心翼翼地啜了一口。
看著他臉上逐漸和緩的神情,出久笑了。

「我叫做綠谷出久。也有人叫我.......“人偶”,叫我出久就好了。你呢?」他悄悄地在那孩子身旁的椅子坐下。
「......轟。轟焦凍。」幼小稚嫩的聲音。
「這樣啊?那我可以叫你小轟嗎?」


「......嗯。」
出久拆了麵包遞給小轟,看著他像隻松鼠一樣地一口口將麵包吃掉的樣子,看來真的是餓了一天了。不知道是他已經逐漸習慣了,還是太專注於吃,就連自己慢慢靠近的時候也不會立刻閃躲;出久很難不去注意到他身上的傷痕。從夏季短袖中露出的幼嫩手臂上, 遍佈著淤血跟擦傷。新舊交織的傷痕在細白幼嫩的體膚上格外明顯。


「是誰做的?」他指著小轟身上的瘀青。
「爸爸。」
「那臉呢?」他指指小轟包在左臉上的紗布。

「......我不知道。」
眼睛立刻別了開來。幼小的孩子說著稚嫩的謊話。但是出久這時候也明白這時候追問到底不是明智之舉。

不知道是不是餵食奏效了,喝完牛奶吃了麵包的小轟也不再那麼抗拒他。
「家裡的床鋪不夠,今晚先跟我一起睡好不好?」然後雙手穿過他腋下,將他整個人抱起,雖然一瞬間出久感受那孩子渾身一僵,但也沒有掙扎。於是他將小轟帶回自己房間,將他安置在鋪了歐魯麥特床單的舖上,然後將他最心愛的歐魯麥特1/8模型放在小轟手中。抱住他,輕輕地拍撫著。

「沒事的,因為”我來了”喔。」
就這樣墜入了夢鄉。


#
「早安啊出久,好可愛的孩子啊,你弟弟嗎?」「不是啦,只是暫時安置在我家的啦。」

不知不覺小轟已經安置在他們家一個多月了,左鄰右舍已經習慣了他的存在,只是有時候還是會有些不相熟的鄰居會詫異的以為綠谷家什麼時候多了一個小兒子。


「嗯......要買些什麼好呢?一樣還是泡麵好了,煮起來比較方便,還有可樂........」一手抱著小轟,一邊煩惱該採買些什麼的出久少年。
小轟沉默地看著他,一黑一藍的雙眼清澈地眨呀眨。
看得出久頓時底氣都沒了,立刻又把購物車裡的泡麵零食一個個擺回架上。

「不、不行,小轟不能吃這種東西,太不健康了,還是買點牛奶跟麥片好了。還有.......嗯,青菜跟水果也必須要買,沒錯,人類一天所需要的營養素都得要好好攝取才行。」


小轟是個窩心體貼的孩子,不但會幫著母親做家事,還會經常扯著他的衣服提醒自己該吃飯,或是該睡覺了。就連母親都覺得自從養了小轟後,自己的作息都正常許多了。
「出久我看你一滿20就趕緊娶個老婆生個孩子吧,這樣你就會多愛惜自己了。」母親的一席話差點嚇得他當場沒把茶給噴出來。
說什麼老婆小孩的,他連女孩子的手都沒牽過啊!

不過,如果能有個像小轟一樣的兒子,會扯著自己的衣袖,用著稚嫩的聲音說「出久,吃飯了」雙眼剔透地望著自己。感覺也不壞吧?


出久望著抓著自己衣服熟熟地午睡著的小轟,忍不住漾出微笑。那樣被全心全意信任的感覺,還是第一次。看著他睡得正甜,忍不住伸出手替他理了理有些睡亂的劉海。
睡著的小轟,宛如天使。
不,即便醒著也是個天使。


要歐魯麥特不說,他還真看不出來小轟就是那個安德瓦的兒子。跟粗曠的安德瓦不同,赤白雙色的柔軟髮絲下的臉頰稚嫩清秀,眼神清澈,睫長如羽,但左臉上那一大片的傷痕卻讓他心疼不已。

醫生說那是大面積燙傷留下的疤,一輩子都不會消失。
看著那張可愛宛如搪瓷娃娃的臉上卻有著這麼怵目驚心的傷痕

為什麼會有人這麼狠心去傷害這麼小的孩子?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點此找作者聊天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