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昭和浪漫物語 ─火篇─ (31)

#台灣昭和浪漫物語 #只是BL,沒有要文以載道
#台灣日治時期背景(歡迎資料補充)
#若有人事物雷同純屬巧合
#火澄篇

#北高回
#對比火澄在北高快樂的生活,更顯得月很淒涼啊。唉。


#三十一
北高非常難考,可以說是北台灣第一志願也不為過。火澄本來就不是什麼天資聰飲的人,家裡面又寵慣,沒人逼迫他,第一年淒慘的落榜了;家人安慰他不上第一志願也可以,其他學校也行,但是火澄執拗必需上北高,因為已經跟月哥約定好了。他央求家裡拿出補習費,讓他補習一年後重考,在經過煉獄般的重考歲月後才終於勉勉強強上了北高。
頗有運氣成分。

開學沒多久,他發現月一直都沒來學校,一去三年級的教室問,這才知道原來月哥被休學了。
「沈月峰是個大流氓。他鬧出來的事情跟山一樣多。」「我被他打過。」「我也是。」
學長們還在他面前討論了開來,七嘴八舌、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這幾年來流氓少爺的豐功偉業;火澄雖然知道月哥從小性格就剽悍......只要是被欺負,就絕對會還手的性格,忍氣吞聲不是他的脾氣,但也沒想到哥居然在學校打出了名號來。
就連那些看起來很可怕的日本學長在提到”沈月峰”這名字時心有餘悸的模樣,火澄也好奇了起來。

「那傢伙不是純粹的愛打架而已,根本就是──」 「好了你們這些傢伙,不要跟一年級的學弟說這麼多!」然後立刻被三年級的倉持會長喝住了。

「淨說些有的沒的,別把小高一給嚇壞了。」學生會長倉持健一眼神一掃,學長們頓時立刻住嘴。
「總之,在休學處分還沒結束前,那傢伙是不會出現的。」斜著眼,從眼鏡鏡片後暼了他一眼,「還有,以後沒有得到允許,不要擅自進入高年級的樓層。小鬼。」


火澄嚇得渾身一愣。這才想起同寢的林秋人警告過他,「北高跟你們那些鄉下學校不一樣,前後輩制非常重,前輩說的話就是絕對的,哪怕有多不合理、多莫名其妙,都不允許反抗。當然,身為少數的本地生眼睛也要自己放亮點,不要去招惹到本島來的學生,尤其是學長。」
最後秋人還壓低聲音告訴自己,「否則就會被叫進娛樂室的──」

結果當天下午,他就被叫進去了──吉田學長叫你去寮里的娛樂室。


雖然嚇得腿都要軟了,但是又想到秋人告訴過自己「在北高,學長的話是絕對的。無論多莫名其妙,都不允許反抗」,所以他也只能牙一咬,告訴室友們他要去一下娛樂室了。看著他快要哭出來的表情,其他新生們也是嚇得臉色發白。
雖然自己說來有點奇怪,但是他從小到大還真的沒被人真正地打過;雖然有時候鄰居、同學們會說他是小胖豬、生番仔,或是偷偷說他阿爸跟阿兄們都是走狗,一家人都是狗之類的,但是要說到真的起手動腳,還真的沒有過,而且做遊戲的時候也還是會找自己去玩。
「不要還手喔,否則會被揍得更慘的。」「是啊,阿火你這麼壯,挺挺一下就過了。」室友們的安慰根本沒有安慰到他,反倒就認定了學長叫他過去就是要揍他,讓自己更害怕。


他站在娛樂室前面猶豫掙扎許久;轉身逃跑吧?但是學長都知道自己住哪間房,到時候被揪出來打一頓更慘。


「我、我是一年級的蔡火澄──!學長有什麼吩咐嗎?!」還不如一鼓作氣衝了,快點被打完快點結束吧。

一開門,五六個學長或站或坐,而且全部凶神惡煞,一副恭候他多時的模樣。

但是事情出乎他意料。
學長們的確是把自己圍在中間,但問的卻是他的身高體重──一、一米七七。──什麼?那不就要一米八了?聽說你是高砂人是吧?以前在初中參加過什麼比賽不?只差沒把他家祖宗十八代刨出來問了。
──這小子我們棒球社要了!
──去你的,明明就是我們柔道社的人!
──不管,小鬼,給我加入橄欖球隊!

「這小子是我先看上的!」「去你的!我從開學式上就已經注意到他了好嗎!」「你們每次都要跟我們搶人!滾你媽!」最後還打了起來。

這時他才恍然大悟;因為他特別高人一等的身高,竟然變成了所有體育社團搶破頭的對象。


「小子你說,你想選誰!?」最後他們通通逼問著自己,六個人齊聲問道。

「其實這些......我都不擅長。」
很抱歉讓大家誤會了。

「什麼!?」


他費了很大的功夫,才終於讓這些熱情......不,應該說對於體育比賽懷抱著熱情的學長們知道,他雖然個高,但是要說跑步還是跳高一點都不擅長,更不要說是跟人碰碰撞撞的搶球或是對抗了。說實在話,他其實反應還很遲鈍,經常都是球呼嘯過耳邊了,才後知後覺的要揮棒。
在初中的時候經常被同伴們大罵──是誰說番人運動神經發達的啊!
但要是爬山啊、健行啊這類不需要跟別人比拼的項目他倒是挺擅長的,但是對體育社團來說一點用處都沒有。

像是非常失望一樣,學長最後把他的臉亂捏一通就叫他滾蛋了。──去你的,還以為要找到王牌了呢。
他只好一邊道歉一邊陪笑臉退出來。


「阿火,你沒事吧!」他一出娛樂室,就立馬看見從小就認識的阿賢哭喪著臉跑了過來。他抓住自己手臂臉上都快哭出來了,跟著他一起的還有林秋人。
一想到他們是因為擔心自己,所以才趕來,火澄心中既感動又好笑;林秋人剛才還不是說要他乖乖挨揍別反抗嗎?這傢伙看起來很現實,但其實人也挺好的嘛。

「我叫了級長過來。」秋人指指跟在身後一起跑來的人,火澄一看到他就立刻點頭致意了──

日暮是昨天才被班上選出來作為班級代表的;說選出來也不對,因為當老師一說我們班該要有個級長了,所有從北高初等部升上來的人都通通指著日暮說──就讓日暮來leader吧,他一直以來都是班級代表。
然後這位個高高、身材結實,一臉沉著得不像跟他們同齡的同學也就一口答應了;日暮是從東京來的,父親在總督府裡是大官,從初中開始以直都是學生首席,我們都喊他Leader──消息靈通的林秋人立刻在他耳邊跟他報了八卦。

簡單來說就是老字號的領袖了。


「他們把你圍起來揍嗎?都是三年級的學長是嗎?」級長日暮正輝一臉正色地問著自己。
「呃、呃.......」
看自己一臉支吾的樣子,級長眼神一凜。「不好意思,我是一年級的日暮──請問我們班上的同學有哪裡讓學長們感到不悅嗎?」
他連等等都還來不及說,就直接推門進去了。

「一年級的少管閒事,我們不愧是在教育學弟罷了。」
「這就是北高的傳統!」「沒錯。」

阿賢、秋人跟自己通通都躲在娛樂室門外,探著頭觀望著。
一般人這時候都會識趣的退出來了,但是這位叫日暮的人好像完全不把學長們的威壓們放在眼裡,反而還更上前一步「遵從上下級的年代已經過時了,北高應該與時俱進。」
「──再說要論傳統的話,『下剋上』才是真正的日本精髓吧?」
而且還說出了非常大逆不道的話。

其中一個學長被他的言論惹毛了,直接揮拳朝他而來,但立刻就被制服了,而且非常俐落,沒有半點多餘動作;「啊,是柔術!好厲害。」火澄忍不住叫出來。「你怎麼會知道?」秋人問。「因為阿火他們家除了他以外,其他人都是警察。」阿賢答道。

要說擒人柔術最厲害的,三位哥哥中莫過於擔任刑警的二哥了,小時候他曾經看過二哥跟別人對過幾招,三兩下就把人拿住了,完全掙脫不能;日暮的水平與二哥無異,但哥哥可是職業警察,日暮卻只是高中生。跟他們都一樣大( 好吧,可能還小自己一歲,因為他重考過)。

在學弟面前被一年級的拿住,這臉可丟不起;只見被擒住的學長想要反擊,但卻被優閒踱步而來的倉持會長叫住了一一正輝是今年武德殿的冠軍,就算你們全上也贏不了的。安分點。



一一倉持學長。日暮尊敬地打了招呼。
一一哎呀呀,我才沒被你叫學長的福氣。你來了,我就要退休了。
說完還打開了手中摺扇小小地打了個哈欠。不愧是市會議員之子。倉持學長優雅地打了個呵欠,然後好整以暇地對這幫人慢條斯理地說著。
「正輝父親不是你們惹得起的,跟你們這些死老百姓不一樣,他可是從維新前就有家徽的真名門呢。沒記錯的話你老家是長州藩的吧?還真是地位非凡啊。」
「有這種學弟,害我初中優越感全無,現在你又入學了,哎呀,真是討厭極了。」
雖然被會長這樣高高捧起,但是日暮的表情卻不是非常高興,他一本正經地要學長別再說了。

會長留下一句「你明天來校長室,咱們把會長工作交接下,我要準備躺著畢業了。」然後又呵呵地離開了。


只留下其他非常忌憚日暮的學長跟他們這三個從頭到尾看戲的人。半晌,級長貌似很無奈地嘆了口氣,然後問了他是否真的沒事?火澄表示他沒事,只不過臉頰肉被狠狠地蹂躪了一番。

見他還有開玩笑的餘裕,日暮笑了一下,說如果還有學長欺負人,就告訴他,他來處理。
「在我當學生會長的期間,不允許再有這種學長欺凌學弟的陋習出現。」
非常可靠的一個人。

就當事情都差不多該告一個段落的時候,一個纖瘦的背影突然出現在娛樂室門口。
「ㄧㄧ正輝。」長長的瀏海、蒼白的臉龐,跟那冰冷的神情。是班上的頭號秀才木下雪之丞。

「啊,是雪啊?找我有事嗎?」級長立刻回應。
開學沒多久,木下跟日暮是青梅竹馬這件事大家很快就知道了,畢竟全班也只有他們敢直喊彼此名諱,這在日本人裡面是非常非常親密的表現,代表他們有著非常深厚的交情。
「教頭找你。」口吻一如往常的淡漠冰冷。
「我知道了。」
級長立刻跟他們抱歉離開了現場,只留下臉上看不太出表情的木下。

「那個──」他鼓起全身的勇氣,喊住了對方。
「?」
「下午好,木下同學。」他終於說出口了。
然後被冷冷地應了一句。不,由於聽起來太輕微了,所以火澄根本弄不清對方究竟是回應他了,還是只是剛好用鼻子哼出了點聲音。
木下連眼神掃都沒往自己身上掃一眼就離開了。

被無視得這麼徹底還是第一次。火澄呆立在原地,伸出去的手凝結在半空中。好尷尬。

「你別白費工夫了,木下很高冷的,我雖然從初中就跟他同班,但根本沒跟他說過話。」除了日暮之外,誰也不搭理。「我懂!他坐在我旁邊真是把我給嚇死了。」
「可是他跟日暮很好,是青梅竹馬。木下父親是帝國大學的教授,跟我們這些凡人不一樣。」「秋人你家最好是凡人啦.......」「啊哈哈哈哈哈~」
「秋人沒跟木下同學說過話嗎?」火澄問。
「我為什麼要拿我的熱臉去貼他的冷屁股啊?雖然他父親是帝國大學的教授,在那個領域聽說是挺有名的,但也高傲過分了。」「對啊,我都覺得秋人你家大業大的,但都還比他好相處多了。」阿賢立刻接話。「對吧對吧,日本人就是......趾高氣昂啊。沒辦法,誰叫我們是二等國民呢。」

秋人跟阿賢你一言我一句的八卦著學校的日本同學真是高傲,而且還會在他們用台灣話交談的時候露出不屑的表情,搞什麼啊明明就在台灣了為什麼反而是說當地話的他們要受到那種眼光啊......
你一言我一語好一陣後,才終於注意到一直呆望著的火澄。

「.......阿火,你在看什麼?」
「沒有,我只是覺得......真不愧是臺北第一志願啊。」他望著木下離去的走廊境頭,忍不住喃喃自語。

既有像日暮那樣氣宇軒昂,正義感強烈的人,也有像木下那樣氣質超塵的人......


雖然一開始考上北高的動機是為了想再見到月哥,但直到現在,火澄才第一次真真正正覺得他當初能堅持不懈、考上北高,真是太好了。


火澄喜歡學校,尤其是北高。
跟只有讀書讀書再讀書,考試考試考到崩潰的初中不同,北高的校園生活簡直多采多姿到了極點──畫報、校刊、歌謠祭,社團活動也是大把大把的,每周都有不同的樂子。即使是同學們惡作劇在二樓三樓窗戶朝著底下經過的同學尿尿──寮雨來啦!雖然低級也讓人覺得真是有趣。
食堂裡面供應的餐點也跟在家裡面吃的東西不同;早餐不吃粥,而是白飯配味增湯,晚餐有牛肉或生魚片,雖然阿賢在知道吃到嘴裡的肉塊其實是牛肉的時候立刻摀著嘴跑了出去。晚上的時候幾個同學沿著月色泛舟而下,一路高歌著北高最著名的「暴風雨」,文采好的同學甚至能現場吟出詩來。


火澄覺得每天在學校裡日子都過得很愉快,撇去辛苦的公學校生活,還有手被每天打腫的初中,北高簡直就是天堂,而且完全給了他好多好多他從沒看過也不知道的事情,火澄每個周末都會去找月哥,欣喜若狂地告訴他最近學校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的級長一年級就成了學生會長,就連學長經過他身邊都要點頭。阿賢因為晚餐有牛肉要抓狂了。秋人又帶了他堂叔從海外帶回的稀奇古怪玩意來,以及木下又考了全校第一,真是可怕──
但月哥卻總是漫不經心,不是隨便的敷衍著,就是直接打斷他──那些都很乏味。 來找我, 我帶你去玩更好玩的。弄得他左右不是人。
每當火澄怯怯地說,對不起,他已經跟同學有約好了。月哥總是會氣得轉身就要離開,總要自己一把扯住他又是道歉,又是陪小心,並且承諾下一次一定會優先來月哥這邊,這樣伏低做小好一陣,月哥才會原諒自己。

「那你把這盅酒都喝了,我就原諒你。」月哥說。
只好逼著自己把那些又苦又辣的東西全部喝下去,然後月哥的臉色就會和緩下來,要他今晚住下來,而自己也是不怎麼敢拒絕的。


人的想法不一樣本來就是很正常,吵吵鬧鬧也是理所當然的,有衝突爭執也是很平常的。只是月哥似乎不能明白這道理。

「只要那些討厭鬼在的一天,我就不會回去學校。」每次他問起月哥停學期結束後,是否要回來北高,月哥總是會這樣氣沖沖地回答自己。
「阿火你也別念了吧,跟我在一起,就算不念書也可以!」月哥甚至還會說以他鳳心沈家的資產,多養幾個吃閒飯的幫閒也不成問題,要火澄乾脆也一起休學跟著他混,日子甚至還會過得比現在還好。

但每次他都很決絕地拒絕了──
「 我阿爸哥哥這麼辛苦供我上北高!我絕對不可以不念!」他還記得當初是怎樣拜託阿爸拿出補習費讓自己重考,又記得阿爸是從眠床底下拿出鈔票一張一張數給他。還有大哥私下跟嫂嫂說:阿火是我弟弟,只要他在家一天,我就會養著他一天。哪怕最後落榜也無要緊。
光憑這些,他就不可能不念下去,即使程度不如大家,他也會努力勉勵,至少他必須要能夠畢業!這樣才能對得起家裡對他的無條件的付出。
月哥說什麼他都可以退讓,但唯獨不念北高,不可以。

見他激動得眼角都泛淚了,月哥也默默無語。


他們兄弟倆此默默無言了好一陣,月突然轉頭離去。

哥──

你別跟過來!

月哥大叫著。

「回去吧──」


知道月哥的性格,要是不照著他說的去做,肯定只會更加惹惱他。於是火澄也只好乖乖地回去,而至始至終,月哥都沒有再回頭看他一眼。


隔天是周日,學校不上課。但他卻一大早就被秋人推了起來──「你哥進了警察局。」阿賢在一旁也是驚魂未定。

他連襯衫都來不及扣好就趕去了警察局。進了警局後才知道昨晚分開後,月哥喝醉了在街上大鬧著,於是就被直接被逮進了警察局,鬧得太兇,所以被扣留了一夜。
他去看月哥的時候只見他被銬在牆邊,酒還沒醒。長髮鬆開散亂,身上衣服也亂七八糟的,酒氣重得可怕。
月哥意識朦朧地叫著他的名字,眼淚直流,問他是不是忘記自己了?是不是不記得說過的話了?
他安慰他說記得,他說過要永遠在一起。然後又說等月哥復學, 他們一起上學, 他們可以一起做很多事情,很多很多。

「等停學期結束,就回來好不好?」
眼看停學期快結束,月哥卻被逮進了警察局,學校可能又要延後他回來的時間了。
「就算只有最後一年也罷,我想要跟哥哥一起畢業。好不好?」伸手把他臉上的眼淚抹掉。
「......好。」
哥醉得非常厲害,他邊哭邊答應了自己。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點此找作者聊天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