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月峰性格分析-邊緣性人格

每個人人生應該都會遇過這種朋友......
他不喜歡你除了他之外,還有其他摯友
如果有的話,就會一直跟你說對方的壞話,找對方麻煩,逼你他跟對方之間只能做一個選擇
然後正常人都會覺得莫名其妙,進而開始對他不爽
如果知道這傢伙還私下跑去找對方麻煩,會更是怒不可遏
但很奇怪的是,一旦發脾氣後,對方又會立刻一改之前強硬的態度
非常害怕自己真的跟他絕交
只好硬拖著其他共通的朋友,軟硬兼施的送東西、請客、找人傳話,希望可以繼續維持友誼
但是他本人是絕對不會親口道歉的。


但是這種人安份不過是一陣子。
過了一陣子之後他又會想把你從其他朋友那邊撬回來,一整個佔有欲很強
軟硬兼施,就是要你心中最重要的位置只有他
當事人表示莫名其妙!

旁邊清醒一點的人很容易看得出來這傢伙有問題,講白點就是有毛病。
一般人哪會對朋友這麼執著。
好像對方跟自己以外的人當摯友他就會死一樣。

然後這個looop會持續到有另一個「摯友」來抓交替為止。
只有抓到交替才會得到解放

以上就是火月的所有的感情戲。

就是個佔有欲很強的傢伙,跟一個快被他逼瘋的正常人。

目前還沒有推出以月為視角的篇章。
但我相信一旦有的話.....那必定跟所有人腦子裡面想的邏輯完全都不一樣。
輝覺得月是覺得寂寞在鬧彆扭。
雪認為這個人有病。神經有問題。
火澄覺得搞不懂月哥在想啥,快被他搞死。
但只有月自己的腦邏輯跟大家不一樣。
所以才會一直覺得感情上一直得不到滿足+一直被傷害=憤怒

月也因次屢次去找雪的碴,但雪才不是小媳婦的類型一一你他媽的再來找碴。我見一次就打一次。而且絕對會告訴對方。你他媽的就最好不要來惹我。

兇到爆炸
所以他只能自己回去生悶氣。但沒人要哄他
所以那個唯一一個會去關切他一一你怎麼了?心情不好嗎?要不要跟我說說話?
就會不知不覺變成下一個抓交替的對象(就是輝


其實月寫下去後發現他情緒的起伏比我想像中還大
這是我第一次寫這麼情緒化的角色。


開心的時候非常亢奮,好像可以把整個心都掏出來給你看一樣,什麼秘密都跟你說
生氣的時候也是二話不說的直接翻臉。所以很容易跟人打得你死我活
覺得受委屈的時候沒辦法用言語好好說明,只能發脾氣
要他好好說出來,又會鬧彆扭「反正你們都不理解啦!」
極端討厭大人、討厭學校
能夠翹頭就翹頭,誰來找碴就跟誰打架。

情緒波動到極點就會哭
因為不懂得怎樣用語言去表達,所以旁人也很難理解為什麼他這麼暴躁、情緒波動大。相處久了會覺得很累,會想要逃開是很正常的。


就是非常典型的青春期中二少年。
但是很不妙的是月已經20歲了,在世俗的眼裡他已經是大人了,在那個年代他已經要成家立業了


可是實際相處下來,就連晚熟的火澄感覺起來都比月還要成熟。至少不會無端發脾氣,也懂得好好說話。


月內心其實根本就是個還沒有長大的小孩子。
真心不敢想像沈家裡要是真的成功逼他去結婚生子,那是多大的家庭悲劇啊,幹,他根本沒長大就要去做人丈夫人父,誰當他老婆/小孩誰倒楣啊!!

可能每天都把家裡的事情丟著不管,每天遊手好閒。又覺得老婆看不起他小孩也跟他不親近,覺得自己被家庭/家族束縛住很不自由很痛苦。人生從來不是自己的。

然後旁人真的想打死他。
因為非常不負責任。
但是這傢伙內心從沒長大過,又怎麼可能會去負責任......

所以十分感謝輝把他給撈了出來,不然月的性格真的會害到別人。即便他自己也很可憐。

能夠跟這種類型的人交往,性向反而不是最重要的。
而且還是要有聖母病加犧牲奉獻情節的人才有辦法喜歡上這種人。即便是同性戀也會受不了這種情緒化的人。
看看火澄就被嚇跑了。雪則是直接認為月有病。


就只有輝覺得月很需要他啊,他可以安慰他、照顧他、保護他,然後旁邊的人就會用看到神經病的眼光遠離他三公尺遠.......

雪不能理解為什麼正輝會喜歡去照顧這種有病的人。
其實是因為輝自己也有病,只是他的病是會去想要去找可被他照顧的人

輝自己也有性格上的黑洞,所以一直需要用照顧別人來確認自己的存在,就是個中央空調,暖到流汗。雪認為輝有隱性的控制狂傾向(這種人通常也都會很積極去擔任幹部、照顧他人的角色,在外看起來就是個對於公眾事務極度熱心,而且可靠負責的人
然後通常這種人也是沒啥安全感的,所以一旦確認關係之後就會很想快速發生肉體關係來鞏固情感。
一般人交往第一個禮拜對方就說想跟自己上床(而且還是在外面)應該會直接一巴掌打下去吧。
但是月會說好喔,那我們去開房間。然後立刻啪啪啪的大幹一場。這對情侶真的也是很有病。

像月這種不知道要幹嘛,也沒啥人生目標,就一直想黏著喜歡的人,對肢體接觸(包含上床)也來者不拒的類型簡直就是控制狂的最愛,控制狂也很愛黏著所愛的人。
而且也會覺得啊啊,你好在乎我喔,你果然是愛我的。
不行我覺得雪這個常識人眼神要死了,這兩個人好有病。拜託永遠在一起,不要出來害人。離他家火澄遠一點。


這兩人就是那種在發展場會遇到
「我可以無套嗎?」
「可以喔。」的類型。

然後無套完後就交往了。

這兩人的激情浪漫是建立在他們都是神經病的前提上(我是講認真的,我是作者,信我得正解。


難怪我一直覺得月翻不了身,他自己本身也根本沒那個意願...
他對於「可惡 下次我一定要翻身做一次攻」這種事情根本沒興趣,比起那些小事(?)他比較在乎對方能夠全心全意愛他到什麼程度....
只要能夠感受到愛,就他一輩子躺著被幹也可以。(這是認真的
被中出也很滿足。

雖然感覺很有事,但是有這種病情的人其實在現在社會裡面還蠻多的......嗯.....不對是真的很多


除非是交往對象以前跟別人交往過的時候有給幹
他才會在那邊魯小說「你都給別人幹過為什麼就不能給我幹!」(翻譯:為什麼前男友有我沒有!?)
但是輝跟他在一起的時候還是童貞所以沒這個煩惱。

不是上下問題,而是「前男友有的我也要有,否則就是不愛我」但因為輝是童貞沒有前男友所以自動迴避掉這個問題。(再說我覺得輝是那種可被魯小的男人。 覺得對方魯小很可愛。

不然以月的個性一定照三餐魯小。
我都給你幹了你為什麼不給我幹
那為什麼前男友可以我不行
你為什麼給他幹都不給我幹
你他媽的就是不愛我
你是不是比較愛前男友
少給我瞎扯這麼多,就只有兩條路,給我幹跟分手

糙你媽的根本不能溝通啊

我真心覺得他很幸運遇到輝,否則早晚被DV

就算只是炮友也要當最棒的炮友。做完後還要一直魯小問他表現好嗎?棒嗎?跟他做是不是比跟別人做爽。
對某些人來說這的確很熱情迷人


要是換成其他有過經驗的男人交往,他一定會一直跳針前男友這個點上。
所以他只喜歡年紀小的男生。年紀小的男孩子通常都不太有性經驗對象,所以在這個點上他可以比較有安全感。

雖然月長得是非常得天獨厚,但我真心覺得他其實骨子裡很沒自信,老覺得自己最後可能會被拋棄(但其實那是因為個性問題,太魯小+沒安全感+情緒化,哪怕是天仙也會把人嚇跑
如果對方是一個年上+受歡迎的人,肯定交往經驗是多的。那怕這人條件再好追求再怎樣猛烈,月大概都會很冷酷的拒絕對方。
他要一個不可能把他拿去做比較的對象(雖然那都是他自己的想像,但是想像通常都跟真的一樣)
他寧可去學校裏面找一個白紙一樣的小男生。會比較有安全感。但是小男生通常又沒啥手段可以齁住他的情緒,只能被嚇壞,然後用很笨拙的方式把他甩掉。受傷更深


這種問題通常都要去找心理醫生。找男朋友沒用。
我一直都不太是愛情治百病的信徒。就要要用愛情來治那可能也會毀掉另一個人

不是每個人都有辦法跟邊緣性人格的人在一起的
(幹,我說出來了,月就是邊緣性人格的典型

邊緣性人格的問題通常不是在於伴侶愛不愛他們,是不是在感情裡受過傷。而是在更早期的童年,甚至嬰幼兒時期受到很重的創傷,所以導致內心的小孩一直停留在嬰幼兒時期
對父母愛從不被滿足,轉而變成對身旁所有的愛需索無度,把周遭人逼瘋逃走不自覺。


他們處理不安跟對愛的渴求就跟嬰兒一樣。
覺得不安就哭泣,發怒。對於人有強烈的依附慾望。
就像嬰兒用哭聲來討抱抱一樣。

跟他講道理也沒用,因為他自己本身也不理解為什麼會有這種強烈的不安感。就跟嬰兒在哭的時候大人跟他講道理是毫無用處的。他就是要抱抱,要安撫。嬰兒是本我非常強的動物。
所以也容易給人一種「這傢伙好自我為中心」的感覺。但事實上又沒有自我為中心者的遺世獨立感,他們對周遭的不友善、敵視世異常敏感的,於是就越發越不安。
所以通常這種邊緣性人格者,如果跟他嘗試溝通講道理,會有一種「不管我在說什麼他好像都聽不懂+一直跳針」

現在火澄就是痛在這點。月哥根本無法溝通,也不能講道理
不管他怎樣解釋 就是一直跳針。

這種性格也很容易惹火別人......然後反而被自己想要親近的人推開。慘


說到底。沒有聖母病的正常人不會想跟這種人在一起。
反過來要是遇到很厲害的老油條會被玩弄得很慘。
這世界很殘忍的,像這種不會把自己弱點藏好的人,會死得很難看

通常要麻遇到聖母病好人,要嘛遇到惡劣的老油條。

這樣想想我算對他很好了,讓他遇見聖母病患者而不是劣質老油條,希望他自己要懂得珍惜,不要又突然發神經。

如果月老母還在,就會一直告訴兒子他男友已經很好了,要他不要老是發神經。因為不可能會有第二個男的會腦袋壞去這樣對他了


唉,說穿了,就是小時候身邊沒有照顧者
沒有老爸(等到被送去沈家的時候他爸應該也早就掛了
沒有老母(小時候在台北做妓女,後來跟情夫殉情死了
照顧者也不是很在意他,全靠附近鄰居接濟長大
所以才會有這麼麻煩的性格.....
火澄就是知道他以前過的是這樣的生活,所以才一直沒辦法硬下心腸去對待月哥。

然後搞得自己很累。

還好還有雪。
雪會告訴他月的問題並不是火澄的責任,火澄已經做得夠多了。
無論是以朋友還是兄弟來說他都已經仁至義盡了
有同情心固然是好事
但是不要把自己賠進去
覺得受不了的時候適時的抽身,不會有人會去怪他的。


通常這身邊的照顧者都非常的辛苦
一方面他們了解這些人的痛苦,但是卻也被他們搞得很痛,想拋下又會有罪惡感。覺得自己是否太自私。
但事實上他們已經做得比旁人很多很多了
這些人的心情也很需要被關心
站在雪的視角,他跟沈月峰不熟,也不知道具體他過去怎樣
但他知道火澄很善良所以快被逼崩了,所以才忍不住拉他一把

不愧是冰雪聰明的雪大大。

因為這社會其實蠻現實的
要是你從頭到尾都撒手不管,反而沒啥人會說你冷血
但是要是一時忍不住想下去幫忙,但後來發現扛不住想抽身的時候反而會被批評得很慘
這時候要是有人能夠對自己說
「你做得夠多了」「仁至義盡了」「放棄也不會有人怪你的」簡直就是救贖啊!

雪很討厭道德綁架這東西。
這跟他自身家庭背景有關係。他父親跟著日本政府來台灣做研究,一生都奉獻給山林研究──然後完全至之家庭不顧。
從小聽見的話不外忽是
你爸很偉大啊所以你媽要犧牲一下嘛不可以抱怨為什麼老公都不顧家喔,你們也要體諒爸爸喔
(我操你x。
(死都死我家。
(根本不知道我們家過得多辛苦
(你們這些站岸上不下水的人少給我說話。

因為背景的關係再加上自身早熟聰穎,對於人的虛偽看得透徹又老練。
所以跟周遭的人相比,雪一直都像跟周遭格格不入。因為他們都還是小孩子,但他已是一家之主。
(就連人人口中都說成熟穩重的正輝,在雪眼中也不過只是個「看起來比較聰明的傻蛋」而且強勢而不自覺。
也因為如此,他對火澄的評價,跟對他的苦惱才能夠給予如此精闢的點悟

不過也是火澄本身有慧根,換做是輝肯定還是會聽不懂,然後雪就放棄他了(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點此找作者聊天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