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的性格分析

雪的重點篇章南湖大山篇已經寫完了,終於可以來寫木下雪之丞的分析。


 

學霸

高冷            

冷若冰霜

拒人於千里之外

是他給人的第一印象。作為北高狀元,從初中開始就保持的全校第一的成績,但他永不滿足,為了擠入東大醫學部的窄門拼命的努力著。

跟正輝是青梅竹馬,但感情不睦,對於他的關切經常感到惱火。

極度重視家人。無論是過世的母親,還是有些過激的保護妹妹。

目光銳利,對人的想法能夠近乎直覺的感查到。憑著眼神一下就看穿了輝喜歡著月的祕密。

 

在我腦補中,三次元中氣質最合乎雪的就是盛世美顏的柏原崇了吧(請參考情書中他在窗邊看書的那一幕)。

屬於上個世代的那種氣息。
(妹妹千代被旁人評價是大美人,同樣神似母親的雪肯定也長得不壞,但他氣質太高冷,所以沒人敢開他玩笑
 


雪人格主要關鍵字如下


*伊底帕斯情結:
想跟自己的父親競爭。想壓過勝過他。某種程度上這也是向父親求取認同的一種方式。
想把母親跟妹妹全部帶離他的身邊也是一點
雪大概一直都很想取代父親在家裡的地位 (畢竟一個一直都在山上做研究的人 在家庭裡面是失能的)
但是最後千代選擇不跟他走,對他來說就是 [不管你再怎樣努力,爸爸始終是爸爸,哥哥終究是不能取代爸爸的]
所以雪內心受到的打擊不小

*身分認同
雪1歲就跟著父母來台,從此之後再也沒去過日本,按照定義來說他是標準的灣生。
他能說得一口流利的台灣話,而且能夠聽得懂本地生之間的竊竊私語,也會出城去買當地的便宜生活物資。但是雪在學校的時候從不讓人知道他懂這些東西,受到父母親的影響,他很難去接受自己灣生的身分。(交友圈不能作為參考,因為雪誰都不搭理,他高冷是不分本地內地的)
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把父母之間的心結延伸到國族認同上,雪因為跟父親的心結,所以很難認同這個搶走他父親讓他家庭離散的土地是他家鄉。所以選擇認同母親口中從來沒去過的"故鄉",已表示他是堅決站在母親這邊而不是那個不負責的男人那邊。

*憤怒
要說雪的人格關鍵字應該就是憤怒了吧
因為憤怒所以一路鞭策自己向上爬。果然是典型的天蠍人。
他看火月跟日月的事情很清楚,也對學校的立場看得很透,但是自己對父親的憤恨可能還是看得不夠透徹吧。就是因為還是很在乎這個人所以憤怒才會這麼深,不然早就繼續無感過生活了。
因為父親全心全意的獻身山林研究,所以沒在照顧家裡,這是第一道憤怒,但又因為父親的學術地位跟貢獻,身邊的人又一直跟他說[你爸爸很偉大][你爸爸是個值得尊敬的人]讓他的憤怒又更無從發洩>
簡單來說如果大家都知道你爸是個爛人,那還好理解。
但是如果你爸是為了理想/大眾犧牲私情,大家會要你忍耐/識大體。
不過這對從小看著母親辛苦的雪來說 這根本就是把他們家當犧牲品。但是又因為他太過聰明,知道這種事情絕對不可以說出來,憤怒不能表現只能深深地埋藏在心裡。
所以才會養成這樣冷若冰霜的性格。
具體一點來說,就是用冰把怒火深深封在心底。
但這種憤怒又跟月不太一樣,雪對父親的憤怒複雜又深沈,是正因為他了解父親為了研究拋棄了妻小這點從頭到尾都沒後悔過。
假使時間重來,他父親仍會投身研究
正因為了解到這點才如此憤怒,但心底也隱約知道這就是他父親被他人尊敬的原因。
為了保護妹妹,希望她不要對父愛再抱有期待。
他父親已經把愛全都給了台灣的山林,不可能有餘裕再給他們兄妹。他就是那樣的性格
正因為徹底了解他父親同時是個王八蛋+偉大學者,所以才會如此的怨恨+想超越他
但即便是如此,潛意識裡還是希望他活下來,希望他回家。愛恨交織,競爭超越。

*坦率

除了看似冷若冰霜的外表外,實質上是一個非常坦率的人。
除了對他父親的愛恨尊敬交織又競爭的伊底帕斯情結外,他對於身邊的人一直都還蠻坦率的。
不感興趣的就不理會。不爽也會表現出來。覺得竹馬煩就會叫他滾。
雖然冰冷但從不說謊是他的驕傲。
跟月比起來,雪更勇於直面面對問題。而且也更有勇氣。並不是外表看起來這麼冷若冰霜,他內心其實也是藏著洶湧的情感。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點此找作者聊天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